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709事件

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后,被羁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释放,只有王全璋律师音信全无——他不被允许会见家人和律师,外界不知其关押于何处、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有律师会见了他。本文即是刘卫国律师讲述其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会见王全璋及进行代理工作的情况。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看起来法律已经不再是斗争舞台,而彻底成为权力的附庸。其实当局从来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发展到可以挑战一党制的程度,利用法律的维权运动当然也难以跳出中共设定的红线。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仍在进行。在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没有放弃,全世界关心中国自由尊严的人也没有放弃。退无可退,生死攸关。
维权的道路非常艰辛,你也是幸运的,有太多、太多的人们在关注你。我在为你努力的维权路上也并不孤独。非常感谢大家对余文生律师的关注与帮助。希望在困境中的你,千万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我也会在为你努力维权中,尽力去照顾好咱们的孩子、父母。
争取人权自由是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这便是高智晟们在困境里仍不屈不挠地坚持着的伟大价值所在,这也是国际正义力量坚定地支持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伟大价值所在!
三年了,胆战心惊如履薄冰;三年了,苦难卓绝信念坚定。不知道还在监牢里的人在思考什么?甚至还能思考吗?愿他们也能得到上天的眷顾脱离苦海!更希望我们的十亿同胞能活出人的尊严,能享受现代的文明。
今天,咱们分开1095天了。咱们结婚六年,分开三年。全璋,为了你,我什么困难都不怕,你也要为了我,坚强的活下来啊!
中国这样的一个超大型国家,需要某种意义上的无为而治,如果万马齐喑,反而潜藏高度风险。数量稀少的人权律师和死磕律师在法律框架内,对公权力进行适度制约,反而能锻炼这个体制的弹性,让这个社会保持活力。所以,我希望善待律师。
中国当局对709案人权律师群体的镇压已经过去三年,现在仍在持续进行之中。这一案件不仅是近年来中国政局恶化的标志性节点,而且对中国司法改革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凸显习近平上台后中国人权状况的严重恶化,全方位地开历史倒车。 2015年7月9日,中国当局以秘密抓捕人权律师王宇和其家人,次日抓捕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律师及助手等人为开端,发动了大规模的镇压行动,先后波及23个省市,涉及人数近300人。随后,周世锋、胡石根、吴淦等人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7—8年。 三年来,中国当局一直没有停止对709案人权律师群体的迫害和打压,无论是对在押还是已经出狱的人,都不放过。据媒体报道,...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马上就满三年,但至今仍有维权律师被关押在狱中。2017年底出狱的维权律师谢阳已经踏上了为另一位维权律师余文生维权的道路,但他目前仍然受到中国警方监控,与妻子女儿分离已经三年。谢阳今年4月曾参与709维权律师妻子们徒步到天津看望王全彰的维权活动,他说他必须对她们表示支持。
今天的暴共犹如暴秦一样,在不断地筑墙(如网络防火墙)的同时,又在不断地摧毁无形的长城。暴共效暴秦帝业子孙万世传的春秋大梦。然而,牠虽无暴秦的丰功伟业,却有暴秦的愚蠢。牠想御敌于城外,却必将亡于城内。

页面

订阅 709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