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众知情权

New!
“我们是一群捍卫人权和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集体敦促您除去张展的罪责,将她释放。张展是一名人权捍卫者、记者,过去曾任律师,目前健康状况岌岌可危,如果继续被拘禁可能很快就会死亡……”
弹指之间,已是一年; 过去的冬天,藏满了武汉人的心痛; 来临的春天,溢满了武汉人的哀思。
近代以来,中国人的社会心理总要找个救世主、大救星才满意。特朗普是中国人的大救星吗?好像不是。拜登上台就真的没希望了吗?看看拜登团队的布局,好像不是悲观主义者们想象的那么恐怖。白宫的班子里边,华尔街出身的头头比特朗普时期少,外交国防班子对华强硬派比较多。
2020年8月20日,北京大学发布了《关于规范参加外方主办的线上国际会议申报审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要求所有计划参加 线上会议(网络研讨会) 的教师和学生于会前至少15日进行申报,提供文件和详细信息以获审批。 在其范围和可能产生的影响方面, 这些要求引起了人们对限制学术自由的严重关注 ,更具体地说,是对其 不遵守广泛的国际人权标准,包括见解和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以及获取和传播信息的权利 的严重关注。此外,《通知》直接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缔约国所签署的《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所规定的 基本教育权 ;该公约指出:“高等教育……对一切人平等开放”(第13条第2款第3项...
中国人权编者按:武汉市民张海通过起诉等法律手段将政府置于法律框架之下解决问题,代表着普通民众法律意识的觉醒;武汉市中级法院能否遵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受理该案,将是测量中国是否法治国家的试金石,让我们拭目以待。
  • (709 Mass Crackdown) Li Heping, lawyer, whereabouts unknown since July 10, 2015, charge unknown.
经过了那件事,又经过了今年的疫情,我有一个判断,先有709,后有404;没有公义的法治,就没有美好的一切。
——我们曾经以为中国已经非常黑暗,现在才知道习氏中国更堕落、更黑暗。如今的习氏中国,透支几代人的生存资源,有了几个钱,以为自己可以自绝于西方文明另立规则。在这种狂妄自大中,武汉肺炎的疫情应付及愚蠢狂妄的战狼外交,让世界看清:有了中国因素,全球化难逃黑化命运。
李英之、查建国、林于斌等13名来自北京、福建、湖南、山东等省市的中国公民,就新冠病毒肺炎大爆发这场大灾难,向执政党及其政府发出公开呼吁,要求政府在清明节期间对此次疫难造成的全国死难者进行国家公祭,支持全国民众悼念死难者;国家领导人发表电视讲话深切哀悼死难者,慰问其亲属,抚恤其家庭,进行国家赔偿;国家领导人代表政府向全国人民致歉。呼吁书说,这次国难的代价是极其巨大的,还远未结束,教训是极其沉痛的,绝不能再演第二次,因此深刻总结经验教训是必须的,那首要的就是调查真相和追究责任。李文亮事件的调查结果,责任不应只落在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头上,要查出派出所的背后是谁,背后的背后是谁。呼吁书说这次疫难“...
鉴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日益严重的破坏,联合国促进和保护意见和表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美洲人权委员会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新闻自由代表发表了联合声明。 原文: https://www.ohchr.org/EN/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5729&LangID=E 国际专家联合声明:各国政府必须促进和保护在2019 冠状病毒病(COVID-19 )大流行期间信息的获取和自由流通 中国人权翻译 日内瓦/华盛顿/维也纳(2020年3月19日)——鉴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日益严重的破坏,...
本文是《人物》杂志在网上发布的对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的采访。被誉为新冠病毒“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因在微信的同学群里披露了不明肺炎有关情况遭到警方的训诫,不久本人在接诊过程中感染病毒去世,而李文亮医生转发的关于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的图像则是由艾芬最早发出的。艾芬作为传播的源头,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有人也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截至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是武汉市医院中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

页面

订阅 公众知情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