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New!
——孙大午出身贫寒,父母以捡破烂为生。辞职下海后,夫妻俩以养鸡起家,他的企业大午集团集一度拥有16个厂和一所学校,年产值过亿。他自称是一个坚定的“人民公社”的信仰者,在企业内实行“乌托邦”的实验。职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医疗。
  • Chang Weiping
New!
2020年10月22日,陕西维权律师常玮平在发出讲述其遭遇的视频声明仅仅6天后,就被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人员带走;当晚,其妻接到宝鸡市国保电话,被告知常玮平因违反法律被监视居住。 常玮平律师因参加2019年12月在厦门举行的讨论律师职业困境和社会热点事件等问题的聚会,而于2020年1月12日被监视居住,其间曾遭受连续10天坐老虎凳的酷刑,后于1月2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处以为期1年的取保候审。在过去近10个月中,常玮平以“趣宝日志”为题将自己取保候审的生活日志做成短视频发在YouTube上。以下是常玮平律师于10月16日发布的《 趣宝日志211 》视频陈述的笔录。...
——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否则永远无法走出生活的阴影。脱离苦海的根本不是身在何处而是心在何处,只有心从那段阴暗的经历压迫中彻底解放出来,人才能真正地脱离苦海。
  • Wang Zang (left) and Wang Li (right)
中国人权 获悉,云南省楚雄市异议诗人 王藏 与妻子 王丽 先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二人案件已于9月中旬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据报道,王藏此次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主要是以他2015年获释后所发表的言论、接受的采访、书写的诗歌文章、以及行为艺术为依据。 9月17日上午,四川的卢思位律师和北京的张磊律师在楚雄市看守所会见了王藏,其状况尚好,他非常感谢外界对他们的声援、支持,但为妻子被捕尤其为四个孩子的生活、学习、安全深感担忧——四个孩子分别为11岁、8岁和一对4岁的双胞胎。 王藏是于2020年5月30日被从家中带走的,当时现场警察数十人。...
——“官派律师”现象正在以我们看得见的速度和频率增加,正在成为中共政权压制公民权利、打击异议人士的常用手段,希望国际组织和国际媒体能够持续关注这个现象,并一起努力阻止情况变得更糟。
据公益机构“长沙富能”联合创办人杨占青报道,被捕的该机构成员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健雄“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已于上周被秘密开庭,但当事人家属及其聘请的律师皆未被通知参加庭审。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在从官派律师口中得知消息后前往法院确认了已开庭的消息。法警负责人转告赵喆法官的话给施明磊,说该案是公开审理的,保障了当事人的一切权利。施明磊就此在推特上三问赵喆法官:1、我下载备份了中院网站上赵喆接手该案以来的所有案件公告,没有该案的任何记录。2、程渊的辩护律师张磊、谢燕益都没有上庭,这叫公开?3、开庭没有通知家属,这叫公开? “长沙公益仨”案三人于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
——尤当在下蒙冤羁狱之际,潇男女士仗义直声,以笔呼号,因传播真相而惹恼有司,这才埋下今日牢狱之灾的祸根。别作恶,放下屠刀,释放潇男,还潇男自由,还潇男夫妇自由,还这个世界以公道!潇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负女子,坐牢杀头,请自章润始。
系狱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发出丈夫案情通报:9月3日上午,余文生案的两位辩护律师将去徐州市看守所会见余文生,讨论二审开庭事宜。许艳称,虽然自己最近生病,但也会争取去徐州,为余文生存钱,并要求徐州市公安局公开余文生健康恶化有关情况及最近半个月生活记录表。 余文生是北京律师,2018年1月被捕,关押于江苏省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级法院进行秘密审理;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被徐州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余文生律师案通知 9月3日上午,卢思位律师、蔺其磊律师,会在徐州市看守所,会见余文生律师。准备与余文生律师商量一下二审开庭的事情...
提要: 2020年8月12日,端点星案蔡伟的父亲蔡建礼向北京市朝阳区监察委员会、北京市监察委员会等监察部门发出控告信,指控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分管刑事副局长和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部负责人不依法履职,违反秉公用权和道德操守等规定,联手恶意阻断被告人亲属自主委托律师辩护,且操控法律援助,浪费国家资财,进行利益输送,属于滥用职权,要求追究责任。 蔡伟为网站“端点星”( http://terminus2049.github.io )的志愿者,该网站建于2018年,以对抗网络封锁和言论审查为己任,备份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删文章,曾备份了大量疫情相关文章。...
据系狱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的案情通报: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其当事人,遭无理拒绝;之后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驻所监察室进行了投诉,但均无任何结果。7月23日上午,两位律师来到江苏省高院查询余文生案的上诉情况,虽经一审法院承办法官当即确认余文生已经提起上诉,并且徐州中院已经将案件移交到江苏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统内却无法查出。两位律师想阅卷并与主办法官做沟通,未果。江苏高院诉讼服务中心接收了两位律师的辩护手续并答应转交承办法官后,在律师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续时,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离开。 余文生2018年1月在发表《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