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New!
北京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致信北京市市长和7位副市长及市政府秘书长,请求这些北京市民的“衣食父母官”对自己的市民遭受到的不公,立即给予保护与营救。信中说,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807天:他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北京市国保人员强行带走,后被带到江苏徐州关押;案件于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迄今未判;余文生律师被严重超期羁押,在关押期间从未被允许会见律师,家人不知其死活。许艳请求这些官员“当官能为民做主”:1、立即去徐州市调查余文生律师现在的身体情况、有没有遭到酷刑,并请给予家属答复。2、明确要求江苏省徐州市政府立即无罪释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3、...
New!
基督教教友蒋湛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刑事拘留,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的长老徐永海为该教会因信仰、维权等原因而被抓、被关、被判刑的众多教友呼吁,希望得到社会的关注。 我们教会一些肢体在苦难中望给予关注为此祷告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 徐永海 2020年3月5日 1、 2020年2月27日,马玉珍姊妹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了,她的丈夫蒋湛春的《拘留通知书》。蒋湛春弟兄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刑事拘留,被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 在去年的2019年9月26日,蒋湛春弟兄在北京被抓,押回到户籍所在地的江苏镇江,以“涉嫌寻衅滋事”...
有一种人,你不需要了解太多,见过之后,就可以知道他是一个值得信任和托付的人。戴振亚就是这样的人。他看上去是那种非常敦厚、谦和之人,说话做事亦非常稳重。不愿夸夸其谈,唯脚踏实地做事。像戴振亚这样的当事人,更需要让世人知道他们的理念与付出,毕竟他们才是我们这个社会里,有良知人群中的大多数。
朋友的先生回到家里,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家喜的所有物品(手机,电脑,个人用品)都不见了。但是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派出所责备她先生不应走漏家喜被抓的消息,威胁不许再对此事出声,否则全家有麻烦。
朋友的先生回到家里,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家喜的所有物品(手机,电脑,个人用品)都不见了。但是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派出所责备她先生不应走漏家喜被抓的消息,威胁不许再对此事出声,否则全家有麻烦。
我的朋友王怡在圣诞前夕被秘密开庭,随后被成都中院判刑9年——这对待他的手法,跟对待我的另一个朋友刘晓波的手法一样。这是我尚未完成的《约旦河穿过成都》中的一节,以示抗议。
香港行政当局会因这一判决提出上诉。但上诉之后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假以时日,更何况上诉失败后由全国人大出面,以“释法”形式否定香港的司法判决,也还需要一个程序性的过场要走。如此一来,习近平巴西讲话中所谓的“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如何“紧迫”得下去?
惊悉原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和新疆医科大学原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被判死刑,对此深感震惊和不解。强烈呼吁有关当局慎重行事,免除两位校长的死刑,发回重审。希望最后结果是无罪开释,以此缓和紧张的民族关系和国际关系。
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实施监视居住已50天,当局至今没有给出任何其所犯“罪行”的罪证,但却冻结其银行账户,扣押其各种证件、手机、电脑等物品,致其无法正常生活、无法还房贷、无法为孩子交学费。8月3日施明磊寄出三封控告信,分别寄往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安厅,但37天过去至今未收到书面答复。9月10日,施明磊致电长沙市检察院侦查一处邓检察官,邓检察官称施明磊的信8月22日才转到他那里,从收到信到回复是三个月期限,他会在期限内回复。施明磊对检察官说,长沙国安承诺会尽快解除对她的强制措施,解冻银行卡,归还物品,但一拖再拖,明显是在滥用侦查权;检察官说,...
2019年9月2日 程渊的姐姐程晓娟 在推特上贴出程渊哥哥程浩写的 《第二次传唤记》 ,讲述他因程渊一案再次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传唤的经过。8月29日晚警察拿着空白传唤证传唤程浩,经程浩质问后,警察在“被传唤人”栏填上程浩的名字,但传唤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传唤 ,警方讯问内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发帖为程渊呼吁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传唤事由和依据,但警方拒绝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绝进食一天,双方僵持超过20小时,最后程浩被警察抬出讯问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传唤证,被警察拒绝。 程渊 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