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马上就满三年,但至今仍有维权律师被关押在狱中。2017年底出狱的维权律师谢阳已经踏上了为另一位维权律师余文生维权的道路,但他目前仍然受到中国警方监控,与妻子女儿分离已经三年。谢阳今年4月曾参与709维权律师妻子们徒步到天津看望王全彰的维权活动,他说他必须对她们表示支持。
被捕后,我几次受到殴打,在审讯室里,办案民警赵忠宇把我固定在铁椅上,像打沙袋一样击打我头部16下,致使我昏死过去,然后再用凉水把我激醒。另一次是赵忠宇把我固定好后,用二只手像扒树皮一样扯我二个大腿内侧的肌肉,那滋味是生不如死。
我早就有为王芳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每次会见王芳时,看到这位坚强而美丽的女性,我脑里总有那么一闪:我一定要为她写篇文章,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事迹很平凡,说不上惊天动地,但没有坚强的意志和信念却很难做到的
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的母亲指出,黄琦案所涉的所谓绝密文件,既不是红头文件也没有加密标志,没有落款单位名称、没有签名和日期,连公章都没有,根本算不上是绝密级的国家秘密——黄琦无罪!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带走,12月16日被逮捕,其涉嫌泄露的国家秘密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黄琦将该报告的部分内容发到了网上。 黄琦无罪 蒲文清 2018年6月4日 黄琦所涉绝密文件《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曹三强是我认识的朋友中最为纯粹的人,一个有爱心,安贫乐道,有奉献精神的真正的基督徒,他为人朴实,行事低调,没有耀眼的光芒,但他的真诚、朴实,发自内心的善良,只要与他接触,就直觉知道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好人。对曹三强的抓捕、控罪和判7年重刑,曹三强已坐牢一年,在他获得自由,看到阳光之前,还有两千多个漫漫黑夜。
我是个较真的法律人,坚信一个程序严重违法的判决,一定是不公的、无效的。如果我被判缓刑的判决书都是在违法前提(其实是犯罪前提)下作出的,那这个听证会其实毫无意义。
王律师端起酒杯给大家敬酒表达感谢时,只说了一句话:“从今以后,我要为捍卫人权奋战到底。”五年了,他的这句话一直回响在我的耳边,我现在还记得王律师当时说这句话的样子:他端着酒杯,微低着头,几乎一字一句,吐字缓慢,声音疲惫而坚定,仿佛每个字都是从喉管里抠出来的。
在四川汶川地震10周年之际,遭当局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其85岁老母亲蒲文清再次发出公开呼吁,要求中央领导敦促四川省当局从人道出发释放黄琦回家治病,依法追查制造黄琦冤案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蒲文清说,汶川地震时,黄琦身体健康、精力充沛,28天内十三次赴灾区赠送救灾物资,但因曝光豆腐渣工程致中小学生死亡真相而入狱3年,并因此罹患多种严重疾病;出狱后,黄琦拖着病体继续坚持为弱势群体发声,却再次遭当局打击报复入狱,并在狱中遭受毒打和虐待。蒲文清担心儿子会病死狱中。 五一二汶川地震十周年沉痛回忆 沉痛回忆五一二汶川地震十周年,我儿子黄琦当年身体健康,...
中国人权 从 黄琦母亲蒲文清 处得知,日前,蒲文清向中央巡视组发出 举报信 ( 附后 ),要求敦促四川省和绵阳市有关当局依法公开公正公平处理黄琦案,立即释放患重病的黄琦回家治病;并向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及法官周冬青发出《 取保候审申请书 》( 附后 ),要求当局依法允许黄琦取保候审。 蒲文清在举报信中说,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晚上被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警察秘密带走,之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羁押在绵阳市看守所500多天,而其泄露的所谓秘密——《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既不是红头文件,也没有加密标志,连公章都没有。黄琦罹患新月体肾炎、...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师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常伯阳、谢阳到办案单位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进展情况时,办案单位向两位律师宣读了一份其称是余文生亲笔签名的解聘律师、由自己另行聘请律师的声明,并当场宣布辩护人丧失辩护资格、办案单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两位辩护人发表声明指出:根据《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托关系的,辩护律师可以要求会见当事人,当面向其确认解除委托关系,故办案单位宣读的《声明》不对辩护人产生法律上的约束力,辩护人将一如既往地履行辩护职责;鉴于本案的管辖权已经变更为徐州市公安局,恳请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师的执业权利,...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