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朋友的先生回到家里,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家喜的所有物品(手机,电脑,个人用品)都不见了。但是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派出所责备她先生不应走漏家喜被抓的消息,威胁不许再对此事出声,否则全家有麻烦。
朋友的先生回到家里,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家喜的所有物品(手机,电脑,个人用品)都不见了。但是警察没有留下任何法律文书。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派出所责备她先生不应走漏家喜被抓的消息,威胁不许再对此事出声,否则全家有麻烦。
我的朋友王怡在圣诞前夕被秘密开庭,随后被成都中院判刑9年——这对待他的手法,跟对待我的另一个朋友刘晓波的手法一样。这是我尚未完成的《约旦河穿过成都》中的一节,以示抗议。
香港行政当局会因这一判决提出上诉。但上诉之后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假以时日,更何况上诉失败后由全国人大出面,以“释法”形式否定香港的司法判决,也还需要一个程序性的过场要走。如此一来,习近平巴西讲话中所谓的“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如何“紧迫”得下去?
惊悉原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和新疆医科大学原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被判死刑,对此深感震惊和不解。强烈呼吁有关当局慎重行事,免除两位校长的死刑,发回重审。希望最后结果是无罪开释,以此缓和紧张的民族关系和国际关系。
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实施监视居住已50天,当局至今没有给出任何其所犯“罪行”的罪证,但却冻结其银行账户,扣押其各种证件、手机、电脑等物品,致其无法正常生活、无法还房贷、无法为孩子交学费。8月3日施明磊寄出三封控告信,分别寄往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安厅,但37天过去至今未收到书面答复。9月10日,施明磊致电长沙市检察院侦查一处邓检察官,邓检察官称施明磊的信8月22日才转到他那里,从收到信到回复是三个月期限,他会在期限内回复。施明磊对检察官说,长沙国安承诺会尽快解除对她的强制措施,解冻银行卡,归还物品,但一拖再拖,明显是在滥用侦查权;检察官说,...
2019年9月2日 程渊的姐姐程晓娟 在推特上贴出程渊哥哥程浩写的 《第二次传唤记》 ,讲述他因程渊一案再次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传唤的经过。8月29日晚警察拿着空白传唤证传唤程浩,经程浩质问后,警察在“被传唤人”栏填上程浩的名字,但传唤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传唤 ,警方讯问内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发帖为程渊呼吁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传唤事由和依据,但警方拒绝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绝进食一天,双方僵持超过20小时,最后程浩被警察抬出讯问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传唤证,被警察拒绝。 程渊 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虽然说紧急状况难以正式颁布,但执行上则与之无异。独立、自由的媒体将面对严重的打压,以各种规例去骚扰、限制,亦可以诉诸司法。以各种名义去冻结资产令其不能运作。香港不再行法治,而是恐怖统治。
重庆市民营企业家 李怀庆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将于8月22日上午开庭审理,其妻包艳在三缄其口一年零八个月之后,第一次公开撰文向有关部门强烈呼吁:不要坐视个别为官不正、居心叵测之人假借“扫黑除恶”的名义挟私报复,不要让薄王时代公然践踏法治的恶行再次重演! 据文章,所谓的李怀庆“涉黑”,源于一位想赖账的债务人的举报——指控李怀庆用非法手段让其写下了欠条。对此,李怀庆列举出一系列证人证据反驳了“强迫签写欠条”一说。事后,李怀庆向有关部门反映了有关警务人员不当介入民营经济纠纷的问题。 据起诉书,李怀庆被指控从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先后7次利用微信实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法律是守护社会底线的最后一条防线,媒体则是观察、监督和预警社会机制走向堕落的重要屏障。当你们不遗余力地把李秀娟们逼迫得看不到丝毫希望的时候,我只想送你们一条最近网上流传甚广的箴言:有人说我们看不到希望,其实他们也看不到希望,这便是希望。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