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维权的道路虽然非常艰难,但是,我从来都没打算放弃!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我会坚持下去。我祈祷余文生律师不要遭到酷刑;要求中国司法机关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全璋站起身,我们也站起身。孩子把手贴在玻璃上,全璋表情木木地也把手在玻璃窗上放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十几米的路,我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又流了出来:四年了,他竟然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连回头看我们母子一眼都没有。
作为最早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的人权律师之一,王全璋的正直、勇敢、热情和智慧人所共知。让这样一位律师成为一个冷漠、麻木、声称监狱很好、责怪妻子抗争的人,中国当局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凶残。正如建政七十年来反复呈现的那样,他们不满足于消灭异议者的肉体,还要改造他们的灵魂。
6月16日将成为香港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纪念日。 6·16不仅是香港的纪念日,由于它将引发中国内地的变革,也是全中国人民的伟大纪念日。 6·16大游行保卫香港司法独立,可以称为「司法独立日」。 6月16日前一天,香港出现了一个新时代的陈天华,这就是在香港太古广场高处平台,挂出「反送中」标语的穿黄衣的男子。陈天华是大清王朝末期,以通俗的文体写《警世钟》、《猛回头》、《狮子吼》、投海殉难的人,而香港黄衣人是红色王朝末期,在广场高处挂出写有「反送中 No EXTRADITION TO CHINA」以及「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学生伤者,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
对北京来说要编织一个符合即将通过的香港引渡修正案的指控是多么容易,想想前党总书记赵紫阳,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拘留了16年!许多人因虚假指控被拘留,想想著名异议艺术家艾未未,他表面上是以税务罪名被拘留的!
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反对“送中条例”所表达的是对大陆司法制度的不信任,香港官员在修改“送中条例”中的表现,更是让香港人愤怒。从习近平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周强,早已公开反对司法独立,要向“司法独立亮剑”,而李家超公开说大陆的司法独立在世界是表现好的。这不是帮到忙吗?怎能不引起众怒?
江林当时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中校,她目睹了那场大屠杀,还看到了众将领如何徒劳地劝说中国领导人不要用军队镇压亲民主抗议者。那之后,当局把抗议者关进监狱,抹去杀戮的记忆,她虽只字不提,却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
浏览 中国人权“六四”三十周年专题网站 。 三十年前,1989年6月3日至4日,中国政府对在北京发生的大规模和平示威抗议活动实施了武力镇压。这场由学生发起、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的要求民主和改革、呼吁反腐败的抗议活动获得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响应,教师、知识分子、记者、工人和其他平民等积极加入到这场持续50天的抗议活动中,全国各地许多城市也先后举行了各类抗议活动。 在6月3日夜晚及随后几天里,在中国最高当局的指令下,戒严部队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用冲锋枪和手枪开火,用坦克碾压,用刺刀刺杀,无数百姓被残忍地杀害。在“六四”镇压中,中国政府下令所谓的“人民解放军”在和平时期杀害自己的人民,...
三子作为占中发起人,每次提及占中,总是强调“爱与和平”的原则,而这亦是所有占中参与者所坚守的宗旨。所以说,纵然占中构成了他人不便,却没有造成过度破坏,故绝对是合乎比例的抗争行为。无论判刑如何,笔者每晚都会点起烛光为九子祷告,直至他们最後一人也出狱为止。
我被折腾了两年多了,我的感觉就像孙悟空在炼丹炉中,舒服极了。对我的迫害、殴打、戴脚链,就像做数学题,越难越有趣,意义越深远。此案稍微正常,懂常识和有良知的人,都明白我无罪。老千们的指控才是明目张胆的寻衅滋事。我所做所说完全是现有法律框架内的活动。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