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在辞旧迎新之际,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发表新年献辞,称尽管2017年“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公权肆意违法、冤案接连不断,人权律师继续遭受迫害,但他们在2018年仍将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继续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辩护,以捍卫人权,促进公正。2018年是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周年,他们呼吁当局履行承诺,尽快批准该公约,让每个中国人都能堂堂正正地做一回公民。 惟有坚持才对得起这个时代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年新年献辞 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当我们用这两句话开始2018年新年献辞的时候,朋友们可想而知我们的内心是一种何等的酸楚和悲凉。但是苦难愈深重,人权律师们愈加坚定...
这个寒冷的冬夜,我们却分明感到了些许暖意,因为我们大家在一起就有温暖。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一种力量可以抵御黑暗与严寒,能够战胜恐惧与绝望,那无疑就是爱,对爱的执守与信仰可以超越这一切!这一年,越来越多的人在觉醒,越来越多的生命个体在更新!我们分明感受到一个旧时代的终结,一个新时代正在降临!
屠夫被判刑八年的消息占据了所有自媒体的头条,脸书、推特、微信到处都是屠夫因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判刑的信息。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出离地愤怒!
从2017年11月22日至12月17日,上海著名维权人士冯正虎被限制人身自由26天——在杨浦区国保警察陆巍峰直接领导下,六名杨浦区保安公司的保安人员、四名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三人一组轮班24小时看护冯正虎的家,对冯正虎“贴身跟踪”、阻止出门;若冯正虎不从,则对其进行传唤。其间,冯正虎9次被传唤到派出所关押,1次被抄家,扣押的电脑、打印机、手机以及其编著的四本新书及其他材料一直未归还。冯正虎在文中说,最近他将其四本新作邮寄给习近平及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等领导人,又一次得罪了上海的一些旧领导,因此惹祸。冯正虎的四本文集是:《我要立案(第5集)》、《保卫立案登记制》、《平反冤假错案》、《...
我深知,这国的司法,已腐烂如斯,败坏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了。但还是让我深感震惊和愤怒,震惊于沈阳当局的肆无忌惮,愤怒于沈阳警方的有恃无恐。
像李苏滨、江天勇、李方平、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等这样的人权律师,每位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若不是太坚持正义与理想,生活都会十分富足。可是责任心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走正道,因此人生历尽沧桑、经磨历劫。
李柏光律师于2017年12月4日上午会见了被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师。李昱函告知李律师,她在看守所每天遭受折磨:别人一餐给两个馒头,她只给一个;重病发作不给药吃,要求叫医生,管教不理,还大骂叫她快点死;女牢头和女犯人折磨她,不给她温水,让她用冰冷的凉水洗澡,用各种人身攻击语言辱骂她,还把她买的蔬菜放在厕所地板上,故意在上面撒尿。 李昱函律师现年60岁,是709案被捕律师王宇的辩护人。2017年10月9日她被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谈事为名诱捕,后被刑事拘留,11月15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李昱函律师患有心律失常的阵发性快速房颤、冠心病、头外伤脑震荡(因维权被打造成的)...
党的“十九大”口号动人,句句辉煌,但无数老无所养、老无所医者生活好凄惨!青岛市南法院执法违法,公然对抗“依法治国”,判决政府部门以部门规范剥夺公民退休权利合法,将无数老年不仅要被排除于社会养老保障体系之外,更被排除于司法救济体系之外。这力证了今日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是假话;法律高于一切是空话;“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是欺世盗名的话。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诉,目前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绵阳市检察院此前已将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补充侦查。黄琦的律师一直未被允许阅卷。 据报道,黄琦罹患多种疾病,除了“新月体性肾小球肾炎”这一不治之症外,还有脑积水、肺气肿、肝囊肿等。其律师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但均被当局拒绝。 11月3日,黄琦的代理律师之一 李静林 前往看守所会见了黄琦。黄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监室的警察杨茂荣暗中唆使同监室人员打的。他还告诉李律师,...
已经三个月没有会见黄琦了。本来打算待阅完案卷材料之后去会见黄琦的,结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终等不到能够阅卷的一天。我相信绵阳市检察院是找的借口不让我阅卷,因为与四川省检察院一起审定案件,由于四川省检察院不是办案单位,而是上级单位,下级对上级,只需要就疑难复杂的问题进行请示,凭常识那不需要多少时间的。而从2017年9月下旬与绵阳市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约定阅卷时间起,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省检察院还没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绵阳,这不可能。但是我没有办法戳穿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迫使检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给我查阅复制。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决定给不给我阅卷,...

页面

订阅 司法公正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