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羁押

New!
——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否则永远无法走出生活的阴影。脱离苦海的根本不是身在何处而是心在何处,只有心从那段阴暗的经历压迫中彻底解放出来,人才能真正地脱离苦海。
New!
——“官派律师”现象正在以我们看得见的速度和频率增加,正在成为中共政权压制公民权利、打击异议人士的常用手段,希望国际组织和国际媒体能够持续关注这个现象,并一起努力阻止情况变得更糟。
——尤当在下蒙冤羁狱之际,潇男女士仗义直声,以笔呼号,因传播真相而惹恼有司,这才埋下今日牢狱之灾的祸根。别作恶,放下屠刀,释放潇男,还潇男自由,还潇男夫妇自由,还这个世界以公道!潇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负女子,坐牢杀头,请自章润始。
据系狱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的案情通报: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其当事人,遭无理拒绝;之后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驻所监察室进行了投诉,但均无任何结果。7月23日上午,两位律师来到江苏省高院查询余文生案的上诉情况,虽经一审法院承办法官当即确认余文生已经提起上诉,并且徐州中院已经将案件移交到江苏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统内却无法查出。两位律师想阅卷并与主办法官做沟通,未果。江苏高院诉讼服务中心接收了两位律师的辩护手续并答应转交承办法官后,在律师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续时,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离开。 余文生2018年1月在发表《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失去自由两年多,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下文为许艳总结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余文生律师案:妻子许艳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2020年2月11日,许艳向徐州市检察院,针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刘明伟法官,超期羁押、久拖不判问题,进行了投诉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停止违法与不人道的超期羁押、久拖不判行为,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2020年2月22日,许艳去邮局给余文生律师汇钱,但是没有汇成。...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和家人,其妻许艳在下文中再度为丈夫发出呼吁。文章说,余文生律师曾在2018年“两会”前提岀修改宪法的建议,现在第三个“两会”都召开了,他却仍然被非法羁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至今没有判决,家人一直无法得知余文生被关在哪里、有没有遭到酷刑、身体状况怎样。文章还介绍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长环境,及他如何成为维权律师,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销执照的经历。许艳也讲述了自己为丈夫维权而遭迫害的经历。她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余文生案,呼吁中国当局依法办案,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我突然变成了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我有自己的工作,我甚至都不关心政治,我下班回家就是带孩子。我相信我的先生程渊,他好怜悯,喜爱公义,追求社会公平正义,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至于我,更是莫须有的罪名!
北京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致信北京市市长和7位副市长及市政府秘书长,请求这些北京市民的“衣食父母官”对自己的市民遭受到的不公,立即给予保护与营救。信中说,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807天:他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北京市国保人员强行带走,后被带到江苏徐州关押;案件于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迄今未判;余文生律师被严重超期羁押,在关押期间从未被允许会见律师,家人不知其死活。许艳请求这些官员“当官能为民做主”:1、立即去徐州市调查余文生律师现在的身体情况、有没有遭到酷刑,并请给予家属答复。2、明确要求江苏省徐州市政府立即无罪释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3、...
基督教教友蒋湛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刑事拘留,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的长老徐永海为该教会因信仰、维权等原因而被抓、被关、被判刑的众多教友呼吁,希望得到社会的关注。 我们教会一些肢体在苦难中望给予关注为此祷告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 徐永海 2020年3月5日 1、 2020年2月27日,马玉珍姊妹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了,她的丈夫蒋湛春的《拘留通知书》。蒋湛春弟兄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刑事拘留,被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 在去年的2019年9月26日,蒋湛春弟兄在北京被抓,押回到户籍所在地的江苏镇江,以“涉嫌寻衅滋事”...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发文 ,宣告经过她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她的监视居住,并归还扣押她的物品,但对她如何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仍然语焉不详,并且威胁她不准公开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施明磊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当局滥用刑事强制措施,用监视居住限制家属的活动并恐吓威胁家属等株连手段。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许会见律师。 我不是“颠覆犯”了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持续不断地抗争,长沙国安终于解除对我的监视居住!长沙国安明知道我跟案件无关,对我监视居住的目的就是让我不要发声,...

页面

订阅 任意羁押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