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羁押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公民面对权利被公然剥夺的现实,如何捍卫自己的尊严,如何追讨回属于自己的权利,这的确是个必须迎应的课题。朱承志先生以自己的行动,行出了现代公民的典范,值得国人学习。
中共当局的公安部近日公布了一个名曰《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虽然假惺惺地称作“征求意见稿”,实则是作秀骗人,已铁定按此办理了。中国历史上最黒暗的时期已迫在眉睫了!对当局如此大开历史倒车,颁行如此祸国殃民的恶法,-切有良知的中国人和有觉悟的公民,决不能再熟视无睹,保持沉黙,而必须大声对此说:不!
中美贸易战,让习输到脱裤而无力反击。习目前的困境,除了他自己的无知无德无能和自大傲慢刚愎外,更多地则是来自其团队那些马屁精和智囊们的无底线的吹捧、神话和推波助澜,让习只能伟大下去而一条黑道走到底。
“捉放曹”的把戏早已是中共驾轻就熟惯玩的伎俩,当局让刘霞获得自由完全是迫于形势不得不作出的一点点让步,但这丝毫不表明当局有改善中国人权状況的任何意图,而是在与世界各国玩弄的一种绑架和释放人质的把戏。仅仅过了一天,秦永敏先生便被重判13年徒刑,这个判刑几乎就是要将其囚禁终生!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后,被羁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释放,只有王全璋律师音信全无——他不被允许会见家人和律师,外界不知其关押于何处、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有律师会见了他。本文即是刘卫国律师讲述其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会见王全璋及进行代理工作的情况。
三年了,胆战心惊如履薄冰;三年了,苦难卓绝信念坚定。不知道还在监牢里的人在思考什么?甚至还能思考吗?愿他们也能得到上天的眷顾脱离苦海!更希望我们的十亿同胞能活出人的尊严,能享受现代的文明。
今天,咱们分开1095天了。咱们结婚六年,分开三年。全璋,为了你,我什么困难都不怕,你也要为了我,坚强的活下来啊!
无论是奥斯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空椅子、中国的《零八宪章》、香港的刘晓波铜像;还有那些在中国各地因为海祭刘晓波而被抓捕的人们,都在向世界显明:刘晓波先生那可歌可泣的民主自由的精神将永被敬仰和传颂!
曹三强是我认识的朋友中最为纯粹的人,一个有爱心,安贫乐道,有奉献精神的真正的基督徒,他为人朴实,行事低调,没有耀眼的光芒,但他的真诚、朴实,发自内心的善良,只要与他接触,就直觉知道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好人。对曹三强的抓捕、控罪和判7年重刑,曹三强已坐牢一年,在他获得自由,看到阳光之前,还有两千多个漫漫黑夜。

页面

订阅 任意羁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