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相对于国家机构的死性不改,公民社会有了新形态的崛起。普世法律和当下法律、法规为公民社会充分适用,是第一个新形态;人权律师团的核心作用是第二个新形态;公民观察团的法治先锋作用是第三个新形态。
我们强烈呼吁广东司法当局立刻送郭飞雄到具有良好医疗条件的大医院,给予郭飞雄全面而有效的救治,并尽快依法为郭飞雄办理保外就医!中国决不能再发生第二个曹顺利悲剧了!
郭飞雄、孙德胜案审理过程中,司法部门有些是赤裸裸的违法;有些是变相剥夺律师辩护权、证人出庭作证权、公民旁听权。刑法学教科书不是说通过审判一案件来教育广大人民群众吗?如果当局对认定郭、孙有罪有信心的话,那么让更多的人去参加旁听不是教育了广大人民群众吗?何必要动用如此多的警力违法阻止公民旁听呢?!
入土八年却难以安息的学生娃娃们,以及他们难以忘怀的父亲母亲和亲戚朋友们,至今还在期盼着公平正义的早日到来。而公平正义,是为政之要,是为国之本,不可或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提供保障公平正义的基本公共服务。每一位共和国公民,都有权利要求政府提供这种服务。
东门是警方重点把守的“关卡”,说是军警林立也不为过。计有:外边闪着警灯面包车三辆,里面的警车超过10辆。人员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游动哨,神色严峻的警员,外松内紧的便衣宝宝。其中,宝宝不停地向我们拍照。
苏昌兰说: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更爱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公民。今天因为同情生长在这片土地上受到非人道打压的人们,可是国家机器却把我推上敌对审判席,使我望到法庭上金光闪闪的国徽渐渐地离我遥远。
民运、维权人士刘少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将于2016年4月15日上午9时在广州中院第十三法庭开庭。为表达对他的声援和支持,我们现转发他在被捕前一个月撰写的回忆参加八九民运的文章(本刊重新做了编辑)。刘少明于2015年5月29日被广州警方带走,次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
无论法院如何判决,我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我愿意承担后果。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一个公民站在被告席上受审,只是因为她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曹顺利女士属死于中国政府的蓄意谋杀。严厉谴责中国政府将曹顺利女士迫害致死,要求:1.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带走直到到去世的详细经过;2.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具体死亡原因及准确时间;3.追究参与迫害并导致曹顺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责任人之刑事责任;4.就迫害曹顺利女士致死一事向全国民众公开道歉。
曹顺利是一位个性坚定、热爱生活的人,她把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中国人幸福的期许寄托在自己的不懈追求之中。曹顺利走了,她为了普通的中国人能圆一个“人权梦”而付出了惨痛的生命代价;曹顺利走了,她深夜种下希望,一定会在梦中发芽。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