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新公民运动支持者、知名投资人王功权,9月13日被北京警方以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刑事拘留。声明说,继丁家喜、赵常青、许志永、郭飞雄等活跃人士被逮捕后,刑拘王功权标志着“萌芽中的公民社会正遭到全面镇压,中国社会正面临最危险的时候。”
文章表达了一位普通人对许志永的赞扬和推崇。文章说,当局抓捕许志永是愚蠢的,因为抓捕他让更多人知道了他和新公民运动。
许志永事件之 公民社会呼吁书 7月16日,“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博士在被非法软禁长达三个月之后,被北京市警方刑拘。而在此之前,警方已经刑拘或正式逮捕了“新公民运动”至少15名参与者。政府当局全面压制“新公民运动”的意图显而易见。 这是一起极其严重的事件。从远处说是对斯大林模式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延续,从近处说是对十年刚性维稳的延续,就当下说更是对习近平先生承诺的“全面实施宪法”的公开背弃。 反宪政潮流因舆论的顽强狙击已经退潮,但对公民社会的压制仍甚嚣尘上,而且直接动用国家机器,实施定点打击。许志永和他的伙伴们遭遇的厄运,是这方面的最新案例。 “新公民运动”...
【许志永】作为新公民运动参与者,作者抗议当局对许志永的软禁和刑拘,认为这是破坏法制、侵犯人权的行为;并表示跟许志永站在一起,继续推动新公民运动。
许志永等10名律师、媒体人、企业家就当局最近将至少7名公开要求政府官员财产公示的人士刑事拘留发表公开信,要求保障公民自由表达权利,立即释放这些被拘留人士。
艾晓明的文章介绍了谢贻卉所拍摄的讲述中国少年劳教犯的记录片《大堡小劳教》。谢曾和谭作人合作完成四川地震中学受难校调查报告。谢的纪录片跟着《四川日报》原记者、右派老人曾伯炎来到四川省峨边县大堡镇的劳教农场,采访了包括生还者在内的众多证人。从1957年开始,中国学苏联改造流浪儿,把劳教对象扩展到未成年人。被送到那里的10至17岁的青少年高达四、五千人。到1961年停止这一做法时,数千人因饥饿、疾病而死去。文章称该纪录片“充满了有关劳教罪恶的知识”,不仅为这段鲜为人知的极权劣行提供了活证据,具有历史意义,“而且,特别在今天有关终结劳教制度的决策依然犹抱琵琶的时刻,它更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国际公约】继2月底首份敦促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 公民建言 》后,又一份由151人签署的呼吁书也向全国人大提出了这一要求。这份呼吁书的签署者中包括维权人士郭飞雄、上访人士毛恒凤和王扣玛、政治异议人士胡石根、记者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以及艺术家严正学等。
【唐吉田】唐吉田律师因关注原深圳市警察、公民权利践行者王登朝的案子而被深圳桂圆派出所警察非法传唤两个多小时。王登朝于2012年3月准备在深圳市莲花山公园搞一场宣传民主的活动时被警方拘捕,在关押8个月后,被当局以“贪污罪”和“妨碍公务罪”判处14年徒刑。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完成了十年一次的权力交接。离任的总书记胡锦涛在他的政治报告中,为接任的习近平治理中国开出了一付药方:中共绝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这也就是说,维持现状,绝不搞什么政治改革。 本期《中国人权论坛》的内容,给读者提供了一个机会来纵观中共新领导班子接手治理的这个国家的现状。这是一个用安保体制和审查手段进行天价维稳的国家;与此同时,中国的网络、尤其是微博迅速扩展,在与官方审查监控的较量中开始占据上风,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把中国老百姓以及他们与外部世界紧密地连接起来。中国的年轻人,特别是待遇优、学历高的“90后”一代人,日益积极地从事公民行动,打破了他们以往给人的娇生惯养、...
【北京雨灾】7月28日北京独立参选人团队和一些村民前往北京广渠门桥附近悼念“7∙21”水灾受害者。他们质问政府为什么总是做抢险的准备而不做防灾的准备,认为这场灾难是腐败的官僚制度造成的,“因为,抢险可以立功,而防灾了,就没有他们立功的机会了!”。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