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香港逐渐不一样了。政府透过法律机器来针对这些年轻人。很多年轻人仍天真的相信法律是公义的,但是他们可能不了解,单单司法独立是不能实现真的公义的,只有法治没有民主是没有办法稳定的,这几个东西是互相依赖的。林郑让很多年轻人轻易变成犯人。
这首歌生逢其时,紧扣心弦,悲怆不失激越,不仅在香港唱开来,而且正在香港以外的地区传唱。看看歌词,显然,歌曲与香港反送中风暴爆发以来的主流民意吻合,有香港网民形容此歌“旋律悲壮,歌词振奋人心”。
香港民众反送中兴起后,习近平既拿不出可操作的有效方略,又不肯遵循历史趋势顺应民心潮流,只会一味躲于幕后令林郑月娥前面顶缸。凸显他没有应付复杂突发大局的经验和伐决断的能力。
对于很多德国人来说,柏林墙和冷战已经是过时的历史名词。柏林墙的倒塌无疑值得欢庆,它象征着庞大的苏俄帝国的末日,也象征着德国新历史的开始。德国在大张旗鼓纪念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却对今天的“西柏林”——香港正在发生的抗争不给与足够支持的话,那就不是对历史的尊重。
香港问题似乎无解。其实“正解”只有一个:答应年轻人:撤例,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此次事件,进而启动政改,实行普选。与青年为敌就是与未来为敌。老家伙们毕竟先他们而去。老夫永远记得四十年前复旦诗会上的一句诗:“时代的出路只有一条:跟着青年走!”
习近平通篇所说的"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就是拾毛泽东时代的牙慧而已。现在的中共中青年干部连毛语录都不看,才让习近平这种草包得以行骗江湖。什么重要报告,抄袭而已。
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两个多月,港警的打压越趋失控、血腥和暴力;加上传媒归边、各大发展商相继投诚、铺天盖地的监控系统、警黑合作无间、疯狂的秋后算账、滥用私刑及白色恐怖等情况,令我们不禁担忧:倘若输掉了这场仗,香港将成“新疆2.0”。
虽然说紧急状况难以正式颁布,但执行上则与之无异。独立、自由的媒体将面对严重的打压,以各种规例去骚扰、限制,亦可以诉诸司法。以各种名义去冻结资产令其不能运作。香港不再行法治,而是恐怖统治。
“万岁”在中国就是皇帝的代名词。毛泽东掌握了党政军大权,取得了世俗政治领袖和宗教教主的地位,其权威超过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毛死的时候,习近平就在那种极度个人崇拜的环境中长大,如毛泽东那样被人膜拜就是根植在他内心的魔咒。
中国政府在网络平台散布的谣言中,最具有煽动性的一条就是将香港示威活动描述成所谓的“一小撮港独分子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分裂中国”的活动。这种说法根本没有事实依据,完全是中国政府欺骗大陆民众、转移人们的视线、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一种邪恶伎俩。

页面

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