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体制成本不但决定中国经济的过去,也将决定中国经济的未来。渐进改革留下了不少硬骨头,不少半拉子改革工程,同时高速增长又不断引发新问题,加到一起,体制成本先降后升。竞争格局决定了中国经济突围的两个方向。
一个多月以来,中国多地发现非洲猪瘟。党国的作为,限于通过党媒发出安民布告,晓喻国民高枕无忧,但吃无妨。我们根本不知道应该向谁问责以及如何问责;我们更不知道应该如何向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问责。也许,所谓监督,所谓问责,本来无非就是一个梦。
麦凯恩的一生,具有鲜明的「英雄」色彩,甚至是悲剧英雄的色彩。他对国家和选民利益超越党争的忠诚和政治操守,充分展示了「荣誉、责任和牺牲」的贵族精神在民主政治中的宝贵价值。麦凯恩精心安排的后事,不仅表达了对美国民主极深的忧虑,并且借自己的葬礼对美国政治品格的败坏,做了最后的抗争。
恐惧感来自于迫害,来自于压制。人心都有趋利避害的习惯,眼不见心不烦。当恐惧感强化到一定程度,当迫害和压制持续到一定程度,人们常常会在自觉的意识层面上忘掉恐惧与压制的存在,远离政治;就不再感到压迫的存在。
过去十几年,内外交困的格局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中国,国家权力对经济社会的全面渗透已然完成,中国正在进入一个管控型社会。这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逐渐失去更多个体选择的管控型社会才是一个庞大利维坦的全貌。
造成委国如此悲剧境地的,是因为他们出了一个“伟人”,要是没这个伟人,委内瑞拉现在可能是发达国家了。一个人犯下错误之后,若不及时修正,一旦被掩盖过去,就会制造更多的错误出来。对独裁者来说,他的丰盛人生,就是建立在人民的痛苦之上的。
习近平近来的形象配得上一句歇后语,叫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曾令习近平攀爬权势巅峰的反腐,现在早已经成为惨不忍睹的负资产。正因为今天的习近平早已败光了政治资产,才显露出国内国外骂声一片的过街老鼠破败像。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在“大国梦”掩护之下,这个“新土耳其”,对内是反世俗反民主,塑造一个重新伊斯兰化的准威权政权,对外则是在所谓“大国梦”驱动下,与西方对峙。土耳其会不会成为一个毁于“大国梦”和“特色论”的样板,就看它能不能意识到这些教训。
中国人口的长期预测,其实具有非常紧迫和现实的政治意义。现实的政治意义之一,就是习近平很可能已经没有时间,因而没有机会实行缓解中国人口危机所必要的重大改革。这意味着不仅不存在所谓「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可能,而且红二代很可能无法逃脱一场革命对他们父辈和自己的历史罪责的全面清算。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只不过是两个大国之间在政治、经济制度方面进行的大范围冲突和对抗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不从制度层面解决问题,全面的对抗终将难以避免。美中之间对抗至少在三个层面相互交织:贸易和经济层面,制度层面和全球领导力竞争层面。

页面

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