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评论

因为世界上充满了对权势的贪婪、艳羡、恐惧和盲从,所以专制独裁的暴君从不缺乏助纣为虐者,尽管人们无不知道其中的危害和危险。只有铲除生产独裁暴君的温床,既社会权力相互制衡和民主选举产生,人才可以活得像人似的而不寻求权力捷径。
新加坡峰会之后的美中朝关系,正如一位专家朋友所说,美朝不会走得太近,中朝不会走得太远。中国的一党专制是朝鲜的政治后盾,而朝鲜的经济复苏也离不开中国的援助。对中国而言,借这个持有核武的小兄弟,来牵制美国的力量,何乐不为?
小民琐事看起来好像微不足道,但一个国家最深厚的潜力,一个国家长远的实力,可能就是在这里。从这个意义上说,小民琐事才是真正的大国重器。
金正恩正在学上世纪70年代毛泽东和美国修好以抗衡苏联的三角政治游戏。许多迹象显示,他想与中国拉开距离。金正恩刚上台不久就把他的姑父张成泽处以极刑,并暗杀同父异母的兄弟金正男,原因之一是这两人主张对中国友好。金正恩与美国走得太近怎么办?南北韩如果都成为美国的盟友,对中国,对习近平是噩梦。
戊戌变法失败的原因很多。依我个人的看法,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则是国家利益和王朝利益之间的冲突。清王朝是满洲人建立的,国家与王朝之间的利害冲突最后终于集中在满汉之间的冲突上面。戊戌变法的一个最直接的后果便是满族统治集团忽然警觉到:无论变法会给中国带来多大的好处,都不能为此而付出满族丧失政权的巨大代价。
我个人不喜欢特朗普的人格和世界观,但我认同马基雅维利的思想: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恶人有可能扮演「必要之恶」的角色。不敢动武,是特朗普的前任贻误时机的原因,而特朗普真敢动手,确实给解决朝核危机带来了机会。但如果特朗普因此而获得连任,对美国和世界则未必是福音。
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有,通过在国际上的宣传,还有提供技术、经济和外交援助,必然会进一步帮助其他威权政权。中国对国际机构的影响也会更加有效,可能会减缓过去四十年内民主在世界上取得的发展,甚至有可能让世界民主倒退。对民主国家而言,最好的抵制中国影响力的方法是让自己国内的民主拥有更好的表现。
为了避免最终的溃败,中共治理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扩展到“枪杆子里面出真理”。2018年的许多迹象表明,我们可能还无法以线性的决定论思维来预测民主化是否一定会发生,但我们可以以概率论来判断,中国民主化正在成为大概率事件,鹿死谁手还有待新的历史博弈。
大众们认为范冰冰领取「国家精神造就荣誉」是对这个社会的一种讽刺。其实,所有极权制度下的「国家精神」都不是甚么好东西,无外乎是臣服精神、阿谀精神、嫌贫爱富的精神、欺软怕硬的精神和不问是非只问成败的精神。那些健康向上的人类普世价值是不会被当权者所承认的,也是不会在极权制度统治下的社会中发展壮大的。
整体上,中国知识阶层对人类历史、各文明的文化脉络及其关联,对当今世界的时局,已经有了相当全面的把握,远远超越了「五四」那一代精英的全球话语能力,更不用说,中国已经有了一个人数庞大、掌握了现代专业知识的职业人阶层。这一切意味着,如果再有「六四」那样的机会,中国社会已然有了好得多的准备。

页面

订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