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在法治基础上完善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保障人们的安全感。这些年资金外流中的一个重要趋势,就是中产阶层甚至一般民众加入了这个过程。无论是富人的资本外流,还是中产阶层包括一般民众的资金外流,都与财富的不安全感有直接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动辄打打杀杀的狭隘民族主义言论就是很值得警惕的,因为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没有吓住别人,反倒造成了国内民众的不安。
现代法制是以公民的权利、自由,以社会的相对独立为基本的精神取向的。而这次(修宪)的取向是完全相反的,事实上是违背现代的法制精神的,是以个人意志、以党的意志为转移。这有可能会扼杀民族的活力、生命力,扼杀它的精神,它的自由。这是非常令人担心的一件事。
由始至终,宪法只不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独财专政的粉饰和门面,一直令许多中外人士,误以为神州是个“行宪”的国家。如今,习近泙徒手逐块撕破这个面具,露出面具背后的青面獠牙,把面具撕破了,中共没有转寰余地了,是件好事,对于促进中共崩塌是件好事。习近泙终将成为中共及他自己的掘墓人。
围绕着取消任期限制,中共上层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权力斗争,并且为下一场也许更激烈的权力斗争埋下了伏笔。反对复辟斯大林、毛泽东式的无限期个人独裁这种说法,就冠冕堂皇、义正词严多了。如果今后党内发生激烈的权力斗争,反对者很可能举起这面旗帜。
今日之中国已非昔日封闭的老大帝国,而是身处21世纪,不可能自外于浩浩荡荡之世界潮流。现在流行的最简便的说辞是一切归咎于“境外敌对势力”。我想借用一句论语:“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我个人温饱无虑,别无他求。所求者惟国泰民安,善用百年来国力最强盛的时机,力求以和平方式越过这一不可避免的门槛。正因为如此,每见种种悖理伤道之事,忧思难解,悲愤不已。
理解了这个政治逻辑就会明白,习近平无论如何要永久执政。为了守住共产党的家业,习近平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即使重拾毛泽东牙慧,再搞个人独裁,重陷中华民族于大倒退之中,亦在所不惜。至于个人下场是悲剧还是闹剧,习还会在乎吗?
虽然现在的世界潮流显示民主体制有功能障碍,“但长期而言,专制体制更危险,不受制约的最高领导人迟早会犯大错”。“我仍然相信没有完美的政治体系,它们都会犯错误。但长期来说专制体系更危险,因为最高领导者没有挑战,他迟早会犯下一些巨大错误。”
鲁炜的真正问题,当面是人背后是鬼,表面忠诚,背地搞小动作,如果有人认为,鲁炜下台会让中国的互联网政策有所松动,那就大错特错了。「网络治理」和「网络主权」是习近平高压治国的应有之义,鲁炜其实是一个忠诚的执行者。
习近平要建立的无限期个人独裁,是当年斯大林、毛泽东式的独裁,是共产专制特有的独裁,是比传统的帝制更坏的独裁,是最坏的一种独裁。而习的独裁又是建立在经由四十年改革而拥有了远比毛时代更强大的综合国力的基础之上,因此它不但对中国、而且对世界的自由与和平构成极大的威胁。
中国公众和网民所称的“袁二”当中的二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二世的二,中共明确宣布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之后,习近平再度恢复终身制,可谓袁世凯二世。另一个意思则是来自俚语,其所指是又傻又坏又蛮横。在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有很多人公开或私下里表示,习近平“很二”。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