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中国特色人权(网络图片) 2017年12月7日至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外交部在北京共同举办了首届“南南人权论坛”。来自50多个发展中国家的300多个官员及专家学者出席了论坛。 据美联社消息,中国外长王毅在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了讲话,强调中国人权事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关键在于“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人权发展道路。”他也称:“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 一些外国评论对此指出,这实际上是北京认为,现有全球人权治理体制存在机会和规则不公等的问题,而发展中国家是直接受害者,应当成为积极的变革者。中国倡导人权应以尊重国家主权为前提,各国应按照本国国情走自己的人权发展道路。...
米沃什曾说:告密这种行为,古往今来在各种不同的文明中都时有发生,一般而论从来没有人将此种行为提高到美德的程度。但是在新信仰的文明中,告密却是作为好公民的基本美德受到赞扬。作为局外人,对于如何在这种极端严酷的环境中选择生存策略,而同时又能坚守道德底线,恐怕语言是无法说明的。这的确是一种把人变成鬼的“改造”。
在武警的三大任务中,「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是首要任务,武警乃是对内「维稳」的核心力量。武警授旗,是习帝集权的关键步骤之一。六四屠杀之后至今的近三十年间,武警确实走在「维稳」的最前线武警对中共的「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功不可没。
底层抗争在由中共所垄断的现实状况中,实际上已作为转型的社会主体行使其在历史进程中的作用,而非仅局限于在某种局部状况中进行权利维护及生存诉求。维权的过程在实际上就是从被压迫和被损害的一面,扩大至对政治权利的进取,而这就是对底层乃抗争主体的事实确认。
即将过去的2017年,中国的政治眼花缭乱,一拙拙政治节目既是闹剧,丑剧,喜剧更是狗血剧。中国正在走向新的专制独裁,习近平倒行逆驰已经成为一条不归路,文革式的灾难已经再一次地来到了我们的社会,毛泽东没有死,借习近平之身重新复活。2018年当新年的曙光打在中国的大地上时,敢问路在何方!路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在每一个人的脚下。
这种能力和需要的巨大差距,是习近平集团的最大短板。而且他不知道发现人才,积聚力量厚积薄发。仅仅依靠阴谋推翻和残酷镇压,正所谓强弩之末,没有后劲了。以中共执政后大量出产阴谋家的规律来看,螳螂后边的黄雀一定不少。
我们批判今日中共当局抵制洋节,主要是批判不受约束的权力的滥用,主要是批判政府侵犯民众的自由权利,主要是批判比民国威权政府更恶劣的共产专制政府。这才是问题的要害。
为什么共产党极权国家有底气自我标榜“民主国家”,却从来不敢争夺“自由”、“人权”、“宪政”的冠名权,这当然是来源于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此种一派胡言,一时间也曾振振有辞,蛊惑人心。好在有了熊彼特的新民主理论,好在到了七十年代,东西方阵营之间那一场关于实质民主与程序民主、“人民民主”与“代议制民主”的大论战终告结束。
走向文明,走向世界,里头一个最大的阻力有两个东西。一个是我们叫它极端民族主义我管它叫国家主义,还有一个是民粹主义,这两个东西,现在在我们现实的存在里头是走向法西斯的一种力量,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并不弱。
人心的溃败,才是不可救药的社会溃败。这样的历史遗产,将成为中共给未来中国的“馈赠”。如果我们想知道人这“历史遗产”的沉重,就请看看今天的俄罗斯,这个曾被中共在不同历史时期先后视为师、友、敌(以俄为师、以俄为友、以俄为敌)的国家,直到如今,还在未来与过去之间苦苦挣扎。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