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中国的确成功建立了举世无双的独裁制度,大多数绝望的人口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为政府解释以及宣扬其成果,自己的苦况不敢怪政府,甚至把欺压者视为恩人,堪称全球「最成功」的独裁制度。
有人误以为习近平要搞新极权,我觉得是多少看走眼了。而真正完全看走眼的,当数那些至今还对习近平会改旗易帜搞宪政抱有幻想的人。习近平上位以来的言论和行动,充分表明了他与宪政的势不两立,表明了他是铁了心要将宪政拒之门外的死磕派。所谓“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习近平新时代后极权主义,即翘起尾巴的后极权主义。
无论是搞城市化还是搞复兴乡村,如果要真正向中国最近提出的新农村建设的主体是农民,无论我们怎么样,维护农民的权益应该是我们考虑的一个核心。由我们上面的决策者来决定一个地区的农民应该是进城还是应该待在农村,本身这个思路有一定的问题。
社会达尔文主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把在自然界是中性的法则拿来掩盖由权力关系决定的过程,用结果肯定过程,抹杀基于权利和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和维护这个不平等的暴力、欺诈和压榨。它甚至跳过论证,直接告诉你现状就是论证,所以它本质上是为现实的权力关系辩护的逻辑。
民主这个概念,是人类文明的产物。人类文明,就是普世价值。民主国家的定义,就是人民通过自己的代表,来决定国家的重大问题。不管什么概念,不管什么文明,到了中国,都要走样,普世价值都变成中国特色。
所谓语言腐败,是指人们出于经济的、政治的、意识形态的目的,随意改变词汇的含义,甚至赋予它们与原来的意思完全不同的含义,忽悠民众,操纵人心。语言腐败的典型形式是冠恶行以美名,或冠善行以恶名。
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这本书,写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不过今天读起来,仍有很多振聋发聩之处。只要宪政民主没有建立起来,最坏者当政就永远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世上有好人,但绝无好人政治。乞求“圣君”、好人当政,那就是乞求暴政。
十月革命给今日中国带来的遗产,那就是托克维尔早在一百多年前就预见到的:追求平等乌托邦的大革命能毁灭几乎所有社会自治的权威和道德资源,给独裁专制提供全面的社会基础。当今中国领导人所谓“自信”的一大来源,就在于他们虽然没有太大的治国本领,却有了前所未有的威慑手段,因而确实有可能与整个国家乃至与人类“共存亡”。
个人崇拜狂热,造神逆流汹涌,并不是文革灾难生成泛滥的最主要原因,但却与之密切相关。因为,它是僵化国家政治生活的迷幻药,是吞噬思想文化发展活力的黑洞,是扼杀真理与正义的地雷阵,是摧毁国家机器和社会肌体的引爆器。重发此篇短文,希望能唤起人们对这一重大问题的足够警醒。
由于西方的绥靖政策,后共产主义的中国熬过了共产主义整体垮台的最佳时机,从而维持了邓小平模式的新的变种,进入到自以为的习近平模式。这个模式想创造一个更新的布尔什维克制度的变种。但机会已经被前人用完了。它什么时候崩溃,我们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