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我是中国人,中国是我的祖国。10月1日是这个政府的生日,不是这个国家——我的祖国的生日。政府不等于国家,更不等于人民。这是常识。
回放历史,柏林墙的确是倒得很荒诞。真正的主角,是人民对自由那种发自内心的渴望;这种渴望,在柏林墙耸立的那一天,就决定了它在日后倒塌的命运。这世上,还有多少堵墙,在等待荒诞对荒谬作出判决?
中国留学生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黄祸”。过去几个月来,无数粗鄙凶恶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上演了霸凌香港学生和支持者的“全武行”的“国剧”,让全世界把他们的野蛮行径“看在眼中,想在心头”——出来混,是要付出代价的。
香港能够成为国际的金融中心有三个最关键的因素:第一,必须有一套比较完整的法律体系;第二,必须有相对宽松的信息流通环境;第三生活条件和自然环境、文化和教育、卫生等设施能够把其他的国家最优秀的人才吸引来。
爱国家和爱祖国,这是两种不同的爱国主义。爱国家是政治爱国主义,爱祖国是文化爱国主义。文化爱国主义和政治爱国主义不一样。因为文化爱国主义深深扎根在自己对一片土地、人民、传统、文化的深厚情感基础上。
真正的强大,超越对手的强大,不可能是枪炮,只能是信仰。历史时刻改变在于人心。枪,在人手里,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枪。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专制。是真正彻底的改变。
可见自由而无用是多么重要,但它又是那么地脆弱。它不仅仅能使我们追求自己的生命体验,它更能防止我们堕落成犯罪的工具。它是人性的第一道,或者说最后一道防线,实际上也是唯一的防线。
人类的全部经济史表明,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在效率上优于政府高度管控的统制经济,民主虽然不能当饭吃,但可以促进人们挣饭吃,而且可以有效地补足人们权利的缺失。在这个意义上,民主虽然不能当饭吃,但可以防止人们大量地饿死。
另一中国特色是:在涉及中国的对外关系时,中共官方在处理中美冲突时,对外务实低调,力求维护中美关系的稳定;而对内则高举爱国主义旗帜,通过全力妖魔化美国来煽动民间的反美情绪。被煽动起来的爱国愤青们的弱智中透着精明,已经到了成精的化境了。
人们早就知道中共鼓吹所谓"爱国",是要求"爱党",但是,中共这位总书记,如此坦率地将"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联在一起,毕竟难得。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谓"新时代",要求"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高度统一"。看上去,这其实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