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最近的历史已经证明,权力最终是属于人民的,而不是属于国家的;非暴力战略比枪炮更有力量;而且,非暴力行动是一种建设性的,而不是破坏性的斗争方式。
市场经济中市场主体的普遍对抗性,使国家行为不论支持或限制任一市场主体,都会对另外的市场主体形成影响,在全球化时代,受益受害的主体,甚至分不清是哪一国的人民,哪来的对某国所有人都有利的“国家利益”?其实现在我们所说的“国家利益”,绝大多数是政治家想象出来的,属于“子虚乌有”。
企图用公民社会来忽悠专制统治者,实属自作聪明;更不用说,企图用公民社会理论来实现社会转型,根本是异想天开。从德国进口的哈贝马斯公民社会理论一旦付诸中国现实,完全对不上号——事实证明,此路不通。
身后是非谁管得……只要共产党还在台上,他们就不会放过这尊可当神敬的毛像。但谁又能说这种人造的不朽不是暴尸性质的反噬,不是把供人瞻仰的该尸密封水晶棺内,任其在未来的岁月中遗臭下去呢?
从香港目前政治现实看,“港独”的空间非常有限,而民主自决自治有更加广阔的发挥空间。香港人认为对自己更加有利的是切实落实政改,享受一个真正的高度自治环境。
歹托邦(dystopia)是乌托邦的反义词,希腊语的字面意思是“不好的地方”。与理想中那种完美的境域完全相反,歹托邦乃指极端恶劣的社会形态。毛泽东发动文革至今已五十年之久,他本人的劣迹举世有目共睹,所推行的暴政为害至今,但还是有不少人习惯用“乌托邦”或“理想”这类字眼强调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从历史来看,毛泽东所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更是“歹托邦”动机,如中共八大往后所有的政治行动——共产党整风、大跃进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文化大革命——全是为了推翻八大所制定的总路线而做出的出击。直到1969年第九次全国大会时毛的思想成为全国指导纲领,毛的报复才算落幕。
为了坚持他们特权利益,他们称杀几十万换来稳定,却难稳,还杀出一个贫富悬殊的官僚资本特权阶级,这阶级只占人口0,1%,却拥有全国70%的财富,并成为中国维护他们特权抗拒公平公正公开原则的阻力,使分配不公,达到鲜有的极端,并且,埋伏着经济、政治等矛盾与危机,若今上回头借助老毛集权与暴力解危,可能是黔驴技穷的铤而走险,和一次豪赌了。
就目前而言,民族主义者主要是向外使劲而不是向内使劲。对外国政府表现出强硬态度,但面对本国政府或官员时,则表现十分软弱。对外国(如美国)侵犯人权问题十分关心、敏感,反应激烈,但对自己或身边的人受侮辱、受侵犯,则表现麻木,委曲求全。对日本某一本教科书篡改历史怒不可遏,但对自己所学的教科书和课堂上的谎言却坦然处之。
国家,或为独立国家,正为英国的统独公投所实践。它彻底颠覆了把土地(指有人居住的土地)当作是那个国家的领土,进而当作是那个国家的利益的陈陋观念。
实行私有化,使政府领导指挥控制社会的工作,转变为维护社会秩序和提供公共服务的工作,是现阶段比之民主更紧要之事,也是实行真正民主的前提。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