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说话是一种尊严。是记忆的尊严,敢把历史的真相载于竹简。当说话不再是一种不言而喻的权利,却要等待权力的授予……这件事让一个泱泱大国蒙羞。世界就在那里,你总是不选择面对而是选择删除。问题是,你删除得了世界,却删除不了尊严。
从晓辉的遭际可以看出——他那么天才,又那么自律、有毅力,内在地已经为未来的冲刺做好了准备,却被中途驱离了赛场——我们的时代并没有为容纳这样一个人做好准备。我们哀悼他,不仅有私人的情感,也是为这样一种没有实现的可能性而扼腕。安息了,晓辉,从此不再漂泊了。愿你在另一个世界,有书、有音乐、有电影、有亲人陪伴。
20世纪80年代末在中央统战部工作时,我曾干了一件自以为是的事儿。我一厢情愿地想将一些异见人士从“圈外”拉到“圈内”来,其中花心思最多的是方励之。桀骜不驯的方励之却并不领会我们对他的好意,在改旗易帜的路上越走越远,很快中国政局风云突变,方励之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笔者不赞成“中国模式”的说法,但是如果把以强势政府主导经济发展定义为“中国模式”,我认为这种模式确实是存在的。在运行多年以后,这种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必须痛下决心,对过去的发展模式进行根本改造。如果心存侥幸,继续敷衍,问题叠加,前景不堪设想。
郑也夫通过发表这篇文章,给中国知识分子树立了榜样。中国知识界有不少这样的榜样。正如郑也夫所说:如果有更多的知识分子“都忠实于自己的良知,都勇于讲出自己的看法,中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几千年来,在有皇帝和没皇帝的帝制时代;/ 我们总是在屠杀……总是在屠杀 / 我们自己最优秀的儿女。/把黑色的白还原为黑!/ 把白色的黑还原为白!/ 还中国以真实!!/ 还林昭以美丽!!!
已经掌握了党政大权,定于一尊的习近平没有对体制内知识分子开刀,那一定是形势不允许,党内已经有了制衡他的力量。可以肯定2019年,要么习开展一场新的反右斗争,要么习权力被制衡,在形势的逼迫下走人下台。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会是惊涛骇浪。
你爸爸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很重视所谓历史使命,所谓社会责任。而书生又往往如儿童一般天真烂漫。“百无一用是书生”!“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人囊括了宇宙。”我想,当你爸爸与世长辞之后,给你留下的遗产,就是这些信札了。
只要稍具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句话,是在万千事实面前的最大谎言。中共建政后,中国人打中国人、杀中国人、迫害中国人的规模之大,人数之多,各种名目之残暴离奇,更是破了人类残暴史的纪录。
为了避免社会危机的发生,必须当机立断,痛下决心,真实地而非口头上推进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的改革,建立包容性的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实现从威权发展模式到民主发展模式的转型。在我们看来,这是中国唯一可能的出路。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