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习需要懂特朗普的做法,这是特朗普一贯的做法,他先会创造一个危机,后来会宣布危机解决了,但没有实质的变化。习如果聪明的话,没有必要过分地注意特朗普今天说什么话、明天说什么话、表现得友好还是表现得敌对,这些都是特朗普在他自己的脑袋里面玩的戏剧,对外面没有什么影响,你就安静地观察。
自打辛亥以后,人们对皇帝怀着一份特别的好感,明里暗里,哪怕是大学教授,都在盼望明君。盼来盼去,盼来的不是窝囊废,就是暴君,但还是盼。就算没皇帝了,只要是歌功颂德,总喜欢把歌颂的对象捧成明君。除了期盼,还有遍地的土皇帝。但凡有点权力,就下意识地按照皇帝的样子活。
所谓的价值分歧,是当前美国和中国发生矛盾和冲突的一个主要根源,不是因为特朗普制造了中美之间的对抗性关系,而是中美两国在制度和价值观上的巨大差异,导致中美关系处在断裂的边界。中国许多自由知识分子把推动中国进一步变革的希望,寄托在特朗普给中国制造的压力上。实际上,美国当局是拿中国来吓唬美国人,让美国人有所害怕,而不是真正对中国宣战,中国对此要理解。
《“美国梦”焕发在中国》一文,无视中美两国社会政治制度及开放程度的极大差别,将中国昙花一现的二十余年向上流动,与美国长期向上流动过程中短暂出现的流动性下降比较,这种取其一点——少数人致富速度的比较,既失之于偏颇,得出的结论也近于谬误,无异于痴人解梦。
终极意义上,毋宁说人们担心的是,生物技术会让人类丧失人性——正是这种根本的特质不因世事斗转星移,支撑我们成为我们、决定我们未来走向何处。更糟糕的是,生物技术改变了人性,但我们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们失去了多么有价值的东西。
牢狱生涯否定了我过去一切文学。无论是流浪也罢,垮掉一代的嚎叫也罢,所谓个人性的反抗也罢,那种先锋文学,那种现实主义也罢,都是和监狱至少是不合适的。监狱差不多对于我看来,就是培养一个作家的一个学校,在中国没有坐过牢的话不可能成为一个很棒的作家。
一战的德国意义,说到底,还是值得总结的。开掉了俾斯麦的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是一个志大才疏的狂妄之徒,公然向老大英国挑战。战后,德国没有吸取教训,整个民族精英,都在屈辱中幻想着复仇,一旦一个疯狂的救世主冒出来,就被他驱使着走了,从而让德意志民族,遭受了几乎灭顶之灾。
“哪有先生不说话”,这句话令人感动,感伤,也令人振奋。像许先生这样的敢于说话的人,在今天的中国还是很少,但是反抗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只要有这样的少数的存在,自由的火种就存在;只要火种还存在,星火燎原的可能性就存在。
中共以文化艺术交流之名对西方行意识形态渗透侵略之实,澳洲首当其冲受害最深。在悉尼与墨尔本上演鼓吹暴力歌颂“两把菜刀闹革命”的土匪杀人犯贺龙的《洪湖赤卫队》。这次,他们来墨尔本也挨了打,“多行不义必自毙”,它正在自掘坟墓。感谢每个人的奉献,“红狼”胆敢再闯澳洲家园,我们下次再见。
值此八面来风时节,欲令天下无声,惟剩诺诺,何其愚妄,何其滑稽。毕竟,身役教书匠,如八十多年前适之先生所言:“哪有先生不说话?!”而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摆脱孤立的私性状态,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