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郑也夫通过发表这篇文章,给中国知识分子树立了榜样。中国知识界有不少这样的榜样。正如郑也夫所说:如果有更多的知识分子“都忠实于自己的良知,都勇于讲出自己的看法,中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几千年来,在有皇帝和没皇帝的帝制时代;/ 我们总是在屠杀……总是在屠杀 / 我们自己最优秀的儿女。/把黑色的白还原为黑!/ 把白色的黑还原为白!/ 还中国以真实!!/ 还林昭以美丽!!!
已经掌握了党政大权,定于一尊的习近平没有对体制内知识分子开刀,那一定是形势不允许,党内已经有了制衡他的力量。可以肯定2019年,要么习开展一场新的反右斗争,要么习权力被制衡,在形势的逼迫下走人下台。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会是惊涛骇浪。
你爸爸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很重视所谓历史使命,所谓社会责任。而书生又往往如儿童一般天真烂漫。“百无一用是书生”!“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人囊括了宇宙。”我想,当你爸爸与世长辞之后,给你留下的遗产,就是这些信札了。
只要稍具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句话,是在万千事实面前的最大谎言。中共建政后,中国人打中国人、杀中国人、迫害中国人的规模之大,人数之多,各种名目之残暴离奇,更是破了人类残暴史的纪录。
为了避免社会危机的发生,必须当机立断,痛下决心,真实地而非口头上推进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的改革,建立包容性的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实现从威权发展模式到民主发展模式的转型。在我们看来,这是中国唯一可能的出路。
习需要懂特朗普的做法,这是特朗普一贯的做法,他先会创造一个危机,后来会宣布危机解决了,但没有实质的变化。习如果聪明的话,没有必要过分地注意特朗普今天说什么话、明天说什么话、表现得友好还是表现得敌对,这些都是特朗普在他自己的脑袋里面玩的戏剧,对外面没有什么影响,你就安静地观察。
自打辛亥以后,人们对皇帝怀着一份特别的好感,明里暗里,哪怕是大学教授,都在盼望明君。盼来盼去,盼来的不是窝囊废,就是暴君,但还是盼。就算没皇帝了,只要是歌功颂德,总喜欢把歌颂的对象捧成明君。除了期盼,还有遍地的土皇帝。但凡有点权力,就下意识地按照皇帝的样子活。
所谓的价值分歧,是当前美国和中国发生矛盾和冲突的一个主要根源,不是因为特朗普制造了中美之间的对抗性关系,而是中美两国在制度和价值观上的巨大差异,导致中美关系处在断裂的边界。中国许多自由知识分子把推动中国进一步变革的希望,寄托在特朗普给中国制造的压力上。实际上,美国当局是拿中国来吓唬美国人,让美国人有所害怕,而不是真正对中国宣战,中国对此要理解。
《“美国梦”焕发在中国》一文,无视中美两国社会政治制度及开放程度的极大差别,将中国昙花一现的二十余年向上流动,与美国长期向上流动过程中短暂出现的流动性下降比较,这种取其一点——少数人致富速度的比较,既失之于偏颇,得出的结论也近于谬误,无异于痴人解梦。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