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民选的国家领导人常常不过是选民的缩影。极端的多元文化主义造成国家内部的部落化,增加矛盾和冲突。持这种立场的政治左派与持白人种族主义立场的政治右派正好是美国政治光谱上的两个极端。民主社会的底线超越党派利益,超越族群利益,超越部落思维和身份政治。为要守住这个底线,我们只能屏息等待后川普时代的到来。
多元文化主义走向了文化的相对主义,否定了现代文明的普遍标准,没有了是非、美丑、善恶、优劣、先进与落后、野蛮与文明之分,所有的文化在价值上都是同等的,都要得到同等的尊重和承认。结果必然导致主流文化失去自信和进取精神,带来文明的劣质化。
事实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就要看与谁结友、与谁为伍、与谁同行,这是历史的大道理,而不是小儿的过家家。对于中国来说,中美贸易摩擦绝非好事,从中国的长远发展考虑,我们不应当只顾眼前的进退得失,采取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态度和政策,而应当做出必要的让步,以便达成妥协,尽早结束争端,改善外部环境。
身份政治已成为一个能解释当今许多全球事务的核心概念。左右两派都在搞身份政治,左派目前实行的身份政治最糟糕的事情是,它刺激了右翼身份政治的兴起。人们永远不会停止以身份的方式思考自己和社会。但人们的身份既不是固定的,也不一定是出生的。身份可用于划分,但也可用于融合。最终,这将成为当前民粹主义政治的补救办法。
改革本来就难。站在当下这个时点,改起来更难。但是拖延改革,不是出路。改革不但要跟腐败或溃败赛跑,还要和越来越年轻的社会主体的期望值赛跑,并有能耐把大量法外世界的活动,吸纳到体制里来。在这三个方向上,要是跑不赢,大麻烦在后面。否则,越来越多的人另起炉灶,“不和你玩了”,那才叫最大的制度失败。
关于天朝的底裤,赵烈文、李鸿章和张之洞都看得很准,也希望引起决策者的重视;至于比他们位更高权更重的曾文正和摄政王,他们到底是清楚天朝的底裤已然不存却不愿承认,还是压根儿就不明白呢?
美方的底线已定: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停止盗窃知识产权。这是一条公平的友好的对等的底线。形势比人强。形势迫使人们丢掉幻想。能够实现的选择,才是好的选择。坚持这条现实的公平的对等的底线不动摇,是中美两国共同的福音。
我们喜欢说,“苏联解体之痛、东欧剧变之苦”。他们却说,苏联霸权是建立在我们小民族痛苦的基础上的,在他们不痛的时候我们痛,而他们痛的时候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目的,是我们的梦想。
习近平急于用“中国价值”比拼普世价值,用一党专制+权贵资本主义的“中国模式”与宪政民主+自由市场经济的西方模式一争短长,中国的国际角色便从邓江胡时代美国主导下的国际政经秩序的投机取巧者、搭便车者,变成了国际政经秩序的破坏者、挑衅者。如此一来,中美关系走好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小,变得不可收拾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了。
过去十几年,内外交困的格局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中国,国家权力对经济社会的全面渗透已然完成,中国正在进入一个管控型社会。这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逐渐失去更多个体选择的管控型社会才是一个庞大利维坦的全貌。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