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腐败

几十年来,观察中国问题的专家一直不看好会有一个有活力的中共反对派崛起,他们认为共产党的铁腕太严酷、政府的控制太严密,公民不可能组织起来。 但是,2011年初发生的一系列群体抗议事件,不仅让党,而且让全国都震惊了。原来名不见经传的城镇 乌坎 、 什邡 和 启东 变得家喻户晓,而且成了今后抗议活动的榜样。在这几起事件里,当局都因面对出乎预料的强大的民众愤怒,和运用网络和社交媒体、组织良好的反对派,而不得不做出让步。 2004年我第一次写关于抗议的文章,那时中共的喉舌刊物《瞭望》周刊报道说,中国在2003年发生了超过58,000起重大社会骚乱事件,参加人数超过300万,比2002年增加了15%。...
英文书名:《刘晓波、〈零八宪章〉和 中国政治改革的挑战》
中国人权发表高文谦“18大前中国政局观察”系列新评论: 从王立军获刑15年看中共将如何处理薄熙来。 问: 多数媒体报道王立军被判15年徒刑时认为是轻判了,你的看法呢? 高文谦: 我觉得关键是怎么看,用什么标准、从什么角度来看。如果从中国《刑法》量刑的规定来看,王立军显然是轻判了。因为根据中国《刑法》,贪污受贿罪最重的,(贪污)10万元以上就可以判处10年到无期徒刑;而王立军只判处他9年,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是轻判)。但是从王立军的犯罪事实上来看呢,这显然是重判了。因为王立军的四项罪名中最重的是受贿罪。为什么要给他加上受贿罪呢,就因为他收了北京的两套房子。这个事情就非常怪了。...
【访民抗议】两百多名访民聚集在中国监察部大门前的马路上举行抗议活动,他们不再把个人诉求放在首位,而是从反贪官、保人权的广泛社会角度参加集会。
在中共准备召开十八大进行权力交接之时,中国政治最高层正在发生什么?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高文谦试图揭开那个通常不透明的黑盒子。 12. 中南海出重手弃薄保党 2012年9月27日 中共高层在权衡、讨价还价半年多后,终于对薄熙来的问题定了性,指他在王立军事件和谷开来杀人案中滥用职权,并收受巨额贿赂,决定给他“双开”处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至此,在北京政坛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总算告一段落,为十八大的召开扫清了障碍。可以说,如果没有重大变局的话,薄熙来的余生大概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中油集团抚顺石化公司公安干警侵权案】因向企业纪委实名举报中油集团抚顺石化分公司某车间主任聂思智的贪污行为,1996年张恒银被企业公安干警拘留并被刑讯逼供致残。十五年来张恒银要求追究涉案干警的刑事责任,但未有任何结果。
2005年春节前《中国安全生产报》召集各地记者站站长在北京召开述职汇报会,齐崇淮应邀做报告。照片由辩护律师王全璋提供 按:齐崇怀,又名齐崇淮,曾任山东工人报记者、人民公安报山东记者站记者编辑、中国安全生产报山东记者站站长,法制早报山东事业发展部主任,《记者观察》《法制周报》《南风窗》等报刊杂志特约记者。2007年6月因曝光滕州市豪华腐败政府大楼被捕。警方指控其以负面新闻为手段对肥城公安局、郓城公安局、鱼台县委宣传部、滕州城管局、荷泽市委宣传部等部门“敲诈勒索”,被判入狱四年。新闻自由日,写下这些文字记录办案过程,记念并期盼齐记者顺利出狱。 为新闻自由而辩护 ——...
【王荔蕻案】 王荔蕻是北京维权活跃人士,因组织网民于2010年4月16日去福建马尾法院围观“福建三网友”案开庭、声援“三网友”,被当局于 2011年3月21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拘留,4月20日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将她逮捕。8月12日,当局又改以“寻衅滋事罪”,对王荔蕻案开庭审理。2011年9月9日,王荔蕻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王荔蕻表示将上诉。
一位中国问题学者就中国官方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反应,和对一股推动政府更透明、更负责的不可阻挡的国内力量发表了看法。 中国人权: 你是一位很敏锐的中国政治问题的观察家和评论家。虽然你表示你的研究主要并不集中在人权方面上,但是许多你所关注的议题跟人权问题是有关系的。能不能请你谈谈中国政治中哪些议题或问题是直接与人权有关的? 裴敏欣: 人权这一概念可以被很广泛地界定,在我所关注的事情中有些确实跟人权有关。比如,我对腐败问题很感兴趣。表面上,腐败似乎和一些党政干部的贪婪有关,但如果深入观察腐败案件,就会发现权力被滥用,导致侵犯普通公民权利。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对城市居民住房的拆迁。...
众多受害人的疾呼:人命关天 渴求关注 救命啊! 在河南省平顶山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2中心医院,利用解放军在人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利用百姓大都特别信任军队医院的一贯心理,利用媒体只能宣扬军队阳光的一面、不敢曝光丝毫的阴暗面的特殊性,利用中国对军队的特别保护政策,干着表面扮菩萨、暗里笑杀人的图财害命游戏。

页面

订阅 腐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