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向强权说“不!”

化州动乱为何会短时间内迫使政府让步,很重要的原因是,政府担心民间的集体抗争有传染性。为什么一个政府如此笨拙?根本原因就是习近平集大权于一手,习举棋不定时,底下的人要揣摸圣意,宁左勿右,结果搞出一个一个大头佛,最终还是要习近平去面对。
选举有力地表示香港人的政治意志和力量,但当权者如此冥顽不灵,不外教人必须抛开幻想,不懈努力抗争,和(理非)勇(武)分工合力,在制度内外,在街头在社区在国际,把握每个机会,捍卫核心价值,才有望逆转香港的沉沦。
中共的当权者是不会在根本问题上对港人做让步的。但我的期望是,无论发生甚么,港人都能守住自由人的尊严。我相信港人有这个机会,我更相信,如果做到了,港人将对中国人的自由,以至对整个人类的自由,能做出重大贡献。
这是一场由一群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内地同胞,在三十年前于天安门广场外,所遗下的悔恨、鲜血与泪水中,所灌溉而成的抗争。这场抗争也许是香港人的最后一场抗争。希望各位内地同胞谨记,香港的抗争者,从来都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接下了三十年前那夜,那群勇敢、正直与善良的中国同胞在弥留中所遗下的嘱咐的宿命。
香港工委书记权力高于林郑月娥,王志民是全港最高领导人,领导着林郑。只因香港情况特殊,共产党只能以地下形式运作,在各个界别机构内组成秘密党组织。香港警队内己经组成若干党组织,可能多数在高层警官中。有人说警队己成独立王国,香港警权基本上已被中共地下党所夺。
我最想实现的愿望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面。先人有说:“苛政猛于虎”,任何一种苛政都会害人。“驯兽”是一种行业,是一种新兴行业。我坐牢就当是在休息,即使被他们杀害,我也觉得比起“六四”的死难者而言,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该做的做了,该说的也说了。
强权可以横行一时,却终无可能肆虐长久。只要我们努力一分,自由就会离我们近一寸!曹顺利大姐,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鲜花盛开的3月祭奠你,我知道,只有那一束束自由的鲜花才可告慰你的英灵!
编者按: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长篇祭文并致中国国家领导人公开信《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全文如下: 一 我们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杀中痛失亲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国首都北京天安门前的十里长街和京城中轴线沿线,全副武装的戒严部队动用机枪、坦克、甚至国际上已禁用的达姆弹,屠杀毫无戒备、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这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夺去了成千上万鲜活的生命,让成千上万个家庭坠入无底的深渊。 这场大屠杀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发生的。好几年间,北京的许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弹孔累累、血迹斑斑。尽管卅年后,这些罪证已被林立的高楼、...
刘飞跃是一个典型人权捍卫者,完全担当现代公民的社会责任而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为促进中国的人权民主与法治而不懈努力。当局对刘飞跃的重判,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民生观察对此表示强烈抗议与严正谴责!
王全璋无罪,公检法有罪!法官周虹、林崑有罪!他们对王全璋及709律师和公民案的抓捕、酷刑、起诉、判决等所有的行为,都是违反中国现行法律的。特别是公检法对王全璋等人实施惨无人道的酷刑,并威胁遭受酷刑的人不许揭露酷刑,是灭绝人性的。

页面

订阅 向强权说“不!”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