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

20世纪80年代末在中央统战部工作时,我曾干了一件自以为是的事儿。我一厢情愿地想将一些异见人士从“圈外”拉到“圈内”来,其中花心思最多的是方励之。桀骜不驯的方励之却并不领会我们对他的好意,在改旗易帜的路上越走越远,很快中国政局风云突变,方励之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刘宾雁是中国苦难大地上出现的一个奇迹。他是一个启示,一个精神秘密,一个我们至今尚未完全理解的典范,将生命、人格与文字融为一体。他的英勇和善良,如长夜里的双子星,照耀着我们的人生。刘宾雁就是这样一颗虽已陨落,但光芒依旧的明星,而且他离我们越远,这光芒就越明亮。
2018年12月10日,刘正清律师到绵阳市看守所会见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得知:两名驻所检察官于2018年11月30日和12月3日三次见黄琦,要求他放弃幻想,主动认罪,否则判他10多年。12月4日、5日,绵阳中院法官和审判长先后到看守所与黄琦见面,要求他查阅案卷材料,被黄琦拒绝。黄琦说:“我只在法庭上、两位律师在场的时候充分的举证、质证、认证。”审判长告诉黄琦,他的保外就医申请未获批准。12月7日绵阳中院给他送达庭前会议《传票》。黄琦说他一定会抗争到底,并希望大家多关注因他的案件而遭迫害的各地朋友及目前失踪的他的母亲蒲文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
在当今,我,一个异议分子中的作家,只有拒绝使用中国产的智能手机,拒绝安装来自中国的电脑软件,在民主台湾和西方各国出版作品。更重要的是,不要退缩,不要沉默,继续为他人的自由而奋战吧,并在这种经常失败的奋战中,获取记录这个时代的激情。
今年是是西单民主墙40周年,标志着中国现代民主运动的开端。当今中国社会无孔不入的监控和政府对异见的全面打压让街头再现民主墙变得几乎不可能。即便如此,互联网上出现了另一面“民主墙”。
牢狱生涯否定了我过去一切文学。无论是流浪也罢,垮掉一代的嚎叫也罢,所谓个人性的反抗也罢,那种先锋文学,那种现实主义也罢,都是和监狱至少是不合适的。监狱差不多对于我看来,就是培养一个作家的一个学校,在中国没有坐过牢的话不可能成为一个很棒的作家。
2018年11月12日下午,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在会见律师时告知,当日上午绵阳市中心医院的三位医生到看守所给他会诊,测出其血压至危:170/100,而之前医生给他开的药看守所并没有给他吃,这是他的病情恶化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会见笔录 时间:2018年11月12日下午 地点:绵阳市看守所 会见人:刘正清律师 被会见人:黄琦 问:请你将最近的情况说一下。 答:2018年10月25日绵阳市中心医院王松等三人对我进行了检查:肌酐205...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从刚刚会见黄琦的律师处得知,黄琦血压升高,病情加重,进入尿毒症,看守所本来决定在看守所医院给黄琦腾出一间房让黄琦入院治疗,并安排多名在押人员看护黄琦,但该方案被办案单位以不讲政治为由予以否决。蒲文清指办案单位是惨无人道一步步地把黄琦推往死亡的罪魁祸首,要求中央敦促四川当局急送黄琦住院治疗,并追究阻止黄琦入院治疗的责任人。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在会见律师时告知,其血压值高压在210以上,低压在120以上,其病情恶化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法西斯迫害的结果。他告诉大家黄琦会誓死抗争到底。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会见笔录 时间:2018年10月23日下午 地点:绵阳市看守所18会见室 会见人:刘正清律师 被会见人:黄琦 问:请你将最近的情况说一下。 答:2018年10月19日上午9:03,我从正在测量高血压的三名同监室病人手中拿过电子测血压仪,测我的血压,...
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再次谴责当局对黄琦的陷害,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以敦促当局从人道出发,送罹患多种重症的黄琦住院治病。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 专页 。 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我是黄琦母亲蒲文清,今年85岁。 2016年12月16日,绵阳市检察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黄琦入狱,已一年零11个月多,超期羁押。 黄琦所谓泄露文件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访民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和相关问题的报告》,该《报告》是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没涉及到此案,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是泄密的源头呀!怎么黄兵无罪,...

页面

订阅 异议人士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