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

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强烈要求绵阳市公安局局长把完整的抽血化验检查资料交给黄琦,并每月给黄琦定期做肾功能全套检查。蒲文清在致绵阳市公安局局长的信中说,她从刚刚会见黄琦的律师处得知,黄琦血压升高,病情加重,肾功能衰竭进入尿毒症;而8月份所外医生先后抽血三次化验的结果至今没告诉黄琦,黄琦多次催问,看守所医生说检查结果在绵阳市公安局长那里。蒲文清说扣压黄琦的检查资料,致使黄琦病情得不到恰当有效的治疗,绵阳市公安局长对黄琦病情加重负有主要责任。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仍未开庭审理。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十月十日是我母亲逝世纪念日。母亲去世后,当局残酷地剥夺了我回家安葬母亲的基本人权,致使我对此而抱憾终生!值此母亲逝世五周年之日,特将五年前我在监狱时所写的一系列悼念母亲的书信文稿整理发表,以深情缅怀生养我的母亲。
2018年9月26日,湖北省高级法院对武汉资深政治异议人士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作出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秦永敏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5年3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7日被逮捕,被指控“撰写了大量具有煽动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目标,确定了颠覆国家政权的方针和目标、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2018年7月10日被武汉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秦永敏从诉讼程序、事实和证据、定性三方面提出上诉理由,认为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对其定罪不当,...
新极权体系集大成者的习近平已明白无遗地表明了其要做终身独裁者的奢望。为此我们大声疾呼,争取人权,这是全世界人类的共同愿望。人们只有在自己的天赋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的时候,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环境才有望得到改善。没有什么比人权对于我们更重要,更没有什么禁令能够阻止我们对人权的向往和渴望。
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遭逮捕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被起诉已7个多月,其案至今不审不判,其85岁老母呼吁法院依法公平、公正、公开审理黄琦一案,从人道出发,早日释放无罪及患多种严重疾病的黄琦出来治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带走,其涉嫌泄露的国家秘密是《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要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黄琦的母亲说,该《报告》是绵阳市游仙区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兵拿给陈天茂看并要求访民陈天茂拍照的。现在黄兵主任仍在原单位上班做官,黄兵主任“泄露”出该《报告》,黄兵都无罪,黄琦应该也无罪。 欲了解更多,请访问 中国人权 网站 黄琦专页 。 黄琦八旬老母为儿鸣冤...
以我对刘晓波了解,他实在又肯助人,行为低调又很执着,是个有思想敢担当的硬汉子。尽管我们交往不多,但我对他一直心存敬意:不畏权贵写作,为平民百姓奋笔疾书,他的文稿基本上都在海外的报刊杂志上发表,每篇文章均把问题说得透彻,阅后令人有激情、舒服、到位、文如其人的感觉。
陈卫、陈兵系同卵双胞胎兄弟,无论正面、背影、侧面、坐立行走的姿态甚至举手投足都一模一样。尽管各自成家,兄弟二人仍不由自主选择同样的装束,点同样口味的饭菜。最重要的,是这兄弟二人信奉同样的价值理念,有着心有灵犀的共同追求。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29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九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捉放曹”的把戏早已是中共驾轻就熟惯玩的伎俩,当局让刘霞获得自由完全是迫于形势不得不作出的一点点让步,但这丝毫不表明当局有改善中国人权状況的任何意图,而是在与世界各国玩弄的一种绑架和释放人质的把戏。仅仅过了一天,秦永敏先生便被重判13年徒刑,这个判刑几乎就是要将其囚禁终生!
2018年7月10日,资深政治异议人士、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根据判决书:秦永敏被指控“撰写了大量具有煽动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目标,确定了颠覆国家政权的方针和目标、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秦永敏及其律师辩护称,秦永敏在文章、书籍中提出的主张、观点以及组建“中国人权观察”,是公民享有的言论、出版、结社权利,并未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的暴力行为,不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法院认定,秦永敏的行为“其实质是以行使公民权利之名,...

页面

订阅 异议人士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