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被迫失踪

New!
强迫失踪在中国非常猖獗。从范冰冰到高智晟,从肖建华到王全璋,从小班禅到孟宏伟,从体制的受益者到反对者,从贪官到良心犯,没有任何人是安全的;连制造恐怖的作恶者也不例外。失踪人民共和国实际上就是恐惧人民共和国。
New!
“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将原本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立法权夺走,让人大连作为“橡皮图章”的面子都荡然无存,这种做法本身就是对“依法治国”的颠覆和嘲弄。
今天,值此人权律师团成立五周年之际,我们再次重申,我们将继续推进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我们将毫不动摇地致力于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们将在世俗的法律和道德的天空中寻找价值的平衡。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看起来法律已经不再是斗争舞台,而彻底成为权力的附庸。其实当局从来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发展到可以挑战一党制的程度,利用法律的维权运动当然也难以跳出中共设定的红线。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仍在进行。在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没有放弃,全世界关心中国自由尊严的人也没有放弃。退无可退,生死攸关。
争取人权自由是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这便是高智晟们在困境里仍不屈不挠地坚持着的伟大价值所在,这也是国际正义力量坚定地支持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伟大价值所在!
三年了,胆战心惊如履薄冰;三年了,苦难卓绝信念坚定。不知道还在监牢里的人在思考什么?甚至还能思考吗?愿他们也能得到上天的眷顾脱离苦海!更希望我们的十亿同胞能活出人的尊严,能享受现代的文明。
“江先生的健康状况显然在数月间急剧恶化。据报道他的身体虚弱且记忆力严重下降,令人怀疑他可能被人下药。”专家们指出。“由此引发了对拘留期间遭受酷刑或虐待的担忧,拘留期间也无法获得适当的医疗。”专家们敦促对江先生提供紧急医疗救助并向其家属提供一份关于其健康状况的完整报告。
四年来,我常常怕想起你,更怕忘记你。你知道,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情感左右的人,一想到你无声无息地离开这个世界,害你的人仍理直气壮继续害着别人,至今你的死亡真相仍被列为“国家秘密”而令公众无从得知,悲愤难抑的一颗心便隐隐作痛。
我是香港人,在英国人管治下长大,认同普世价值,中国政府侵犯人权,四处绑架,犯下了严重罪行,理应受到谴责。从书店事件及桂民海的遭遇,反映了中国物质虽然富裕,但人权思想非常落后、野蛮。我再次感谢日内瓦人权组织,持续关注香港及中国的人权状况,并继续帮助中国发展成真正的现代文明国家。
截至2018年1月15日,人权律师王全璋已经被秘密羁押920天,是2015年7月开始的709打压中被逮捕的几十人中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消息的人。王全璋在2015年7月被抓捕前似乎就预见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在留给父母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从事捍卫人权的工作,走上捍卫人权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来潮,隐秘的天性,内心的召唤,岁月的积累,一直像常青藤慢慢向上攀爬。这样的道路注定荆棘密布,坎坷崎岖。”

页面

订阅 被迫失踪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