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New!
说到底,内涵段子被封,还是因为段友们从一开始就觉得“低俗 “搞笑”不是政治,没有危险,大伙儿“非政治化”是安全的。这种理念从“六四”之后就在大陆风靡,现在大家挺愤怒,但是并不一定明白,究竟愤怒什么?老一点的爷们,看着网络上的"滴,滴滴"视频,都觉得"后生可畏",恐怕也低估了体制的凶恶。
New!
中共现在不断重画政治红线,言论及学术研究,必然会无形地出现各种禁区,令不少人却步,但我担心中共专制政权所要达到的目的,还不止于要港人噤声,港人的思想自由也在受到威胁。对专制的当权者来说,惟有控制了人的思想,那才一劳永逸。
New!
据国内知情人士消息,原定于3月26日开庭审理的董奇案,法院于3月23日以光盘阅卷没有准备好为由通知律师取消开庭。深圳居民董奇,因为在网上定制印有“推特”图标和“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于2017年5月24日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抓捕,5月25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6月30日被以同一罪名逮捕,至今已被关押10个月。 圳龙岗董奇案原 3月26日开庭遭取消 3月23日傍晚,律师接到深圳龙岗法院通知,取消原定于3月26日下午三点在龙岗法院第六审判庭进行的董奇案的开庭审理,何时开庭,法院也没有给出时间。 23号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董奇,被以律师会见号没有了为由而遭拒绝。...
当时革命党人对法律抱着一种轻忽的态度。孙中山当总统法律是一个样子,等到袁世凯要做总统了,马上把法律改成另外一个样子,典型的“因人立法”。他们并不知道法律自身的尊严比他们的权力更重要。这种法律上的工具主义和机会主义导致的法制危机,最终必然演变为政治危机。
虽然现在的世界潮流显示民主体制有功能障碍,“但长期而言,专制体制更危险,不受制约的最高领导人迟早会犯大错”。“我仍然相信没有完美的政治体系,它们都会犯错误。但长期来说专制体系更危险,因为最高领导者没有挑战,他迟早会犯下一些巨大错误。”
我是香港人,在英国人管治下长大,认同普世价值,中国政府侵犯人权,四处绑架,犯下了严重罪行,理应受到谴责。从书店事件及桂民海的遭遇,反映了中国物质虽然富裕,但人权思想非常落后、野蛮。我再次感谢日内瓦人权组织,持续关注香港及中国的人权状况,并继续帮助中国发展成真正的现代文明国家。
今年这个狗年不是一般的狗年,而是六十年循环轮回的戊戌年。回望之前最近两个戊戌年: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了,中国走了大弯路;1958年,大跃进,又失败了,中国再次走了大弯路。这一个戊戌年,中国是不是能有“狗屎运”否极泰来?
谭作人的意义在于,他是自作主宰的现代中国人,他是中国走向自由民主的践行人。“万物皆备于我”,守护人性、弘扬人道、光大人格,就是为中国争自由,为世界求和睦、为人类作贡献。只要百分之一的中国人——包括各类名士俊彦——拥有谭作人堂堂正正的人生境界、屡仆屡起的人伦操守,中国漫漫历史长夜就行将破晓,中国拖累世界的危局则可能祛除,无数仁人志士前仆后继为之奋斗的自由中国即可望诞生。
中国当局对“709”大抓捕中被捕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相秘密关押、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和出席庭审、违反无罪推定原则迫使其在开庭之前上电视认罪等方式打压律师,其后又不断对“709”案的辩护律师和其他维权律师以注销、吊照律师执照甚至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鉴于此,刘巍、滕彪、刘士辉等律师发起联署声明,呼吁司法部门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及其作为公民的基本人权,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律师。 中国律师关于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声明 刘巍、滕彪、刘士辉 2015年7月9日,针对中国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中,办案部门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相秘密关押、...
1月24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发帖说,自己为被中国公检法强迫失踪、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吁,却一再被《环球时报》抹黑成为“卖国贼”、大坏人,为此她将《环球时报》告上公堂。李文足向法院提出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原告因此造成的精神损失费709709.709元等5项诉求。 李文足名誉保卫战 本人李文足,家庭主妇,为被中国公检法强迫失踪、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吁,却一再被环球时报抹黑成为“卖国贼”,大坏人。为了给大家一个真相,为了我李文足的名誉,今天已将环球时报诉至法院!胡锡进,有种就出来对簿公堂!? 上午3:25 -...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