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陈平福案】这封由30人联署的呼吁书说:对失业教师陈平福因在网络上发表表达不满的文章而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起诉是“一起典型的以言治罪的案例” ,向全社会发出了“拿普通公民开刀”的恐怖信号;而这件事发生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也是挑战即将上任的新一届中共领导团队:十八大之后,每一位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将会遭遇何种处境?”呼吁书吁请大家参加联署,以支持陈平福、反对文字狱。
“林昭遗产的守护者”群体16人获澳大利亚齐氏文化基金会第五届“推动中国进步奖”。推荐词说,“三十多年来,正是他们不畏艰险,精心保存了林昭用生命铸就的精神遗产,使得对中国极权专制批判的最强音得以流传下来……”
“中国当代艺术是时尚的一部分” * 艾未未采访记,2008年 正值 2012 年爱丽森 • 克雷曼制作的纪录片《艾未未:道歉你妹》与广大观众见面并受到好评之际, 中国人权 将 2008 年中国一家媒体对艾未未的采访记翻译成英文在此发表,以飨读者。 艾未未在这次采访中说: “ 它(艺术)确实不是一件事。艺术之外更重要,或者说与我们的关系更真切些。 ”
在中共准备召开十八大进行权力交接之时,中国政治最高层正在发生什么?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高文谦试图揭开那个通常不透明的黑盒子。 12. 中南海出重手弃薄保党 2012年9月27日 中共高层在权衡、讨价还价半年多后,终于对薄熙来的问题定了性,指他在王立军事件和谷开来杀人案中滥用职权,并收受巨额贿赂,决定给他“双开”处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至此,在北京政坛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总算告一段落,为十八大的召开扫清了障碍。可以说,如果没有重大变局的话,薄熙来的余生大概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我此刻站在这儿,从尊敬的卡普钦斯基夫人手里,领取这项至高的褒奖,内心感到荣耀,却不安。因为我书中的一个人物,一个叫李必丰的诗人,被关在中国的监狱。 在23年前,中国发生了天安门大屠杀,20多万军队合围北京城,把有数千万老百姓投入的街头运动活生生地镇压下去,近3000名抗议者被射杀,好几万政治犯坐牢,李必丰和我,也被胁裹其中。
阅读访谈录的藏文版本,请点击 这里 。 为了给父亲还愿而最后成了为所有流亡藏人所创作的艺术作品。2011年,居住纽约的西藏艺术家丹增热珠将20吨西藏高原的泥土,穿越边境管制,经过尼泊尔,进入流亡藏民居住地的印度达兰萨拉。10月,他在西藏儿童村小学,用西藏运来的泥土建造了一个平台。在随后的三天之内,许多流亡藏人踏上了他们故乡的泥土——尊者达赖喇嘛为之祈福的土地。2012年6月,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与丹增热珠进行了交谈。 谭竞嫦 :你说你被达赖喇嘛召见时没时间做准备。除了穿上传统藏袍外,你还要做什么准备呢? 丹增热珠 :如果是记者,我知道他们会问些什么。谒见尊者则不同。...
荣念曾谈批判性思维、创造性和呼吁艺术 “天天向上”是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对中国儿童的著名语录——提醒他们要好好学习,为将来的理想奋斗。 “创造性对社会发展、政治发展和文化发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然我们说的创造性不仅仅指艺术文化、唱歌跳舞的创造性,更多是指另类思考方式,即批判性思维。我认为,创造性是最重要能量,可以从批判性思维中产生;同样,创造性也会导致批判性思维。”
在没有民主自由的国度,“喝茶”是想成为一个真正公民的必经之路,“喝茶”通常指因为你的言论或你的公民行动被警察、国安约谈,其实多数时候是没有茶喝的,甚至连白开水都没有。战胜“喝茶”恐惧,学会跟专政机器打交道我觉得很有必要,我也是从起初的“喝茶”恐惧到经历到后来习以为常的。当然这个“喝茶宝典”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只是把经验与各位即将被“喝茶”的人一起分享,情况会因为自身和所处的环境不同而异。
我们是一群来自中国的留美学生,我们有幸接受了两种不同教育,也在两种不同的社会中生活。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大陆唯一的长期的执政党,中国的现代化和民主化,离开共产党是完全难以想象的。因此,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召开之前,我们决定向二位共产党现任和未来的最高领导人发出这封公开信。 一、被完全掩盖的“六四”事件
【肖国珍律师】北京律师肖国珍被警方通知约谈,她估计与她带头联署李旺阳后援团的事有关。她发布紧急通知,告知她可能被带走,声明自己不会自杀。此外,她的一篇关于什邡的文章《什邡!什邡!》刚放上博客就被删掉。该文引用中国的法律指出,什邡警方使用武力镇压抗议群众“构成以公权力实施的违法犯罪”。作者还就解决什邡警民冲突发出5项呼吁。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