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介绍 在当今文明国家,民主是一项基本的价值观。然而,中国作为最大的威权体制国家却建立了试图永久一党专政的体制。为了解决共产党专政与民主之间的内在矛盾,共产党建立了一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而实质上这套理论不过是各届领导人讲话的汇总。这套理论虽然并没有多少逻辑性可言,但是通过党的宣传机器,却深入家家户户,并且通过政府对公共媒体的垄断,进行歪曲性宣传而越来越得到强化。 这些歪曲性宣传包括,割裂民主与选举之间的关系,歪曲法治的概念,强调经济发展而有意忽略社会公正,对民主转型不久的国家进行贬低以增加民众对不稳定的恐惧,以及对民主国家进行挑刺,尤其对美国的民主进行误导性报道。 在互联网时代,...
要来的,终于来了,焚书坑儒再现中国。诚如海涅 倍倍尔所言:“那仅仅是前戏。人们在哪里烧书,最终将在那里烧人。”在当下的历史格局下,摧毁中共的防火墙,这是解体“烧书—烧人”体制的最迅捷也是最彻底的途径。在这一意义上,我们都是处在30年前的柏林墙两侧的东、西柏林人。
甘肃镇原县图书馆对“含有倾向性”的书籍进行全面清查下架和销毁,场面小得不值一提。但是,正是焚书这一具有沉痛的历史寓意行为和安静和谐的日常生活化场景,描绘了中国从未停止思想审查、言论管制和镇压异议人士的政治现实,让人们感到不寒而栗。
的确,这不是唱,这是吼,可中国戏曲不就是吼吗?他吼得很有中国本土气,像秦腔,像梆子。虽然一代代新成长起来的歌手都和他有过交集,而他依然不为主流接纳。他的回应也很耐人寻味:不管你我年龄差距多大,二十还是三十岁,只要城楼的那个画像还在,你我就是同一代人。
把国家安全建立在个人不安全的基础上,是为了保卫祖国还是为了保卫那些既得利益集团?一个用钳子强迫人不说话国度就是社-会-主义吗?我们国家能否遵循“不与人为敌”的政策?能否出台不与人的自然本性违背的政策?
习近平谈民主,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习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而共产党垄断一切政治权利。这个党的领袖们的脸皮已经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于无耻到敢于将谎言当作现实不断地大声重复。这就是中共党的所谓“全过程民主”的口号背后的真实货色。
中共抓捕“新余三君子”之时,正是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打压“新公民运动”、剿杀公民社会之际。此后,中共一步步将中国大陆的各种反抗力量消灭于无形,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到几近窒息。然而,谁又能否认,即使在最严酷的寒冬,仍会有顽强的生命在孕育和成长!
美国人民为了中国人民希望中国更好。但是为了追寻这一目标,我们必须认清真实的中国。人们有时会问特朗普政府是否寻求与中国“脱钩”。对此的响亮回答是“不”。美国寻求与中国接触以及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接触,但是接触的方式要符合公平、相互尊重和国际商务规则。
中共对网络的管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最严厉、最全面的,监控技术精准而且高效。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举世瞩目”的会议,由网络自由度排名倒数第一的国家——中国主办,造成的客观效果只能是中共一心要禁止的“高级黑”。
共产党对中国的祸害,绝不仅仅是屠戮生命、压制自由、掠夺财富、破坏环境和生态,而且在于更深层次地消灭人性、扭曲人格、腐蚀人心、颠倒人的是非观念。“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强盗逻辑、跌破底线的历次政治运动,导致整个社会弥漫着血腥、犬儒、仇恨、奴性和虚伪。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