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把国家安全建立在个人不安全的基础上,是为了保卫祖国还是为了保卫那些既得利益集团?一个用钳子强迫人不说话国度就是社-会-主义吗?我们国家能否遵循“不与人为敌”的政策?能否出台不与人的自然本性违背的政策?
习近平谈民主,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习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而共产党垄断一切政治权利。这个党的领袖们的脸皮已经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于无耻到敢于将谎言当作现实不断地大声重复。这就是中共党的所谓“全过程民主”的口号背后的真实货色。
中共抓捕“新余三君子”之时,正是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打压“新公民运动”、剿杀公民社会之际。此后,中共一步步将中国大陆的各种反抗力量消灭于无形,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到几近窒息。然而,谁又能否认,即使在最严酷的寒冬,仍会有顽强的生命在孕育和成长!
美国人民为了中国人民希望中国更好。但是为了追寻这一目标,我们必须认清真实的中国。人们有时会问特朗普政府是否寻求与中国“脱钩”。对此的响亮回答是“不”。美国寻求与中国接触以及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接触,但是接触的方式要符合公平、相互尊重和国际商务规则。
中共对网络的管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最严厉、最全面的,监控技术精准而且高效。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举世瞩目”的会议,由网络自由度排名倒数第一的国家——中国主办,造成的客观效果只能是中共一心要禁止的“高级黑”。
共产党对中国的祸害,绝不仅仅是屠戮生命、压制自由、掠夺财富、破坏环境和生态,而且在于更深层次地消灭人性、扭曲人格、腐蚀人心、颠倒人的是非观念。“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强盗逻辑、跌破底线的历次政治运动,导致整个社会弥漫着血腥、犬儒、仇恨、奴性和虚伪。
惊悉原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和新疆医科大学原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被判死刑,对此深感震惊和不解。强烈呼吁有关当局慎重行事,免除两位校长的死刑,发回重审。希望最后结果是无罪开释,以此缓和紧张的民族关系和国际关系。
中国政府在网络平台散布的谣言中,最具有煽动性的一条就是将香港示威活动描述成所谓的“一小撮港独分子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分裂中国”的活动。这种说法根本没有事实依据,完全是中国政府欺骗大陆民众、转移人们的视线、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一种邪恶伎俩。
在人类进入信息时代、智能时代的今天,判断一个社会是否足够文明进步,是否有自我纠错能力,只看它如何对待人们对它的批判这一条,就足够了。我们不要再做别的梦了,要做,就要做思想理念和制度文明进步的梦,否则,只能是自欺欺人。
台湾每天都站在民主的最前线,面对信息时代的新威胁,台湾并不孤单。独裁政府企图利用民主社会的新闻自由,在我们之间挑拨对立,要让我们怀疑我们的政治制度,好让我们对民主失落信心。只要我们选择打开自由之窗,眺望前方未来,我们就可以一起让这缕阳光照耀全世界的每个角落。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