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论自由

6月16日将成为香港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纪念日。 6·16不仅是香港的纪念日,由于它将引发中国内地的变革,也是全中国人民的伟大纪念日。 6·16大游行保卫香港司法独立,可以称为「司法独立日」。 6月16日前一天,香港出现了一个新时代的陈天华,这就是在香港太古广场高处平台,挂出「反送中」标语的穿黄衣的男子。陈天华是大清王朝末期,以通俗的文体写《警世钟》、《猛回头》、《狮子吼》、投海殉难的人,而香港黄衣人是红色王朝末期,在广场高处挂出写有「反送中 No EXTRADITION TO CHINA」以及「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学生伤者,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
我坚信这首诗会作为永恒的证词,载入六四大屠杀之后的中国文学史。可作为流亡者,我的坚持并没有帮助他走出监狱。后来,更致命的灾难像李必丰诗中的雪,覆盖了全中国。更多的朋友进去了,仅仅故乡四川,就有刘贤斌、黄琦、陈卫、陈兵等等。
六四民主运动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已经沦为有史以来最严酷的极权国家,并运用种种最新科技来摧毁人民的言论与行动的自由。对于源远流长的文明中国和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不能容忍的奇耻大辱。我们今天纪念六四,便是为了彻底消灭这一耻辱。
中国再怎么经济改革,再怎么经济发达,你不讲真话,你不让老百姓知道真相,你仍然不是一个文明社会,仍然还是一个愚昧的社会。你这么个国家,再弄得冠冕堂皇,房子再造得漂亮,吃的东西再好,但是大家都不能讲真话,那是什么人。没有说话的自由,永远进入不了文明社会的行列。
这几日是“49年以后仅有的、短暂的新闻自由的盛大节日”,与之前新闻界发起对话有直接关系。他说,“政治领导人做了姿态,各个媒体从业人员也通过这个信号抓到机会,加以充分利用。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突破。”
六四,无疑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公共事件,事关无辜者的冤魂和正义的伸张、民族的历史真相和未来前途,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不可能永远沉默下去,必须对此有一个公开交代,交代来得越早越好。
读曹旭云先生自传体《爱尔镇书生》,见证一个学人为真理上下求索,重现上世纪80年代惊涛骇浪,让人唏嘘,感人泪流。人生分三大段:体制抗争,八九参与,商海搏击。贯穿其中主线是追求自由,所作抉择彰显风骨与操守。
习近平以惯于说漂亮话著称,不点名地批评他国。现实中的“党专政文明”与“民间文明”发生了冲突对抗,结果以“党专政文明”将“民间文明”扼杀在血泊之中而告结束。习近平还是先努力做好中国自身的“文明”对话为好,不要把自己的国家弄成鸦雀无声的一片死寂之地。
中国政府正在为如何度过今年的几个时间节,他们似乎真的在担心其中的任何一个日子都可能成为共产党政权的忌日,最近采取的歇斯底里的行动充分表明了他们内心的恐惧,他们已经恐惧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
刘飞跃煽颠案是一场典型的文字狱以言治罪的政治迫害事件。这场政治迫害从一开始就违背我国现行宪法、法律。人权与人道是超越于一切政治与政权之上的,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的政权都须符合其人道使命,其合法性在于它尊重保障人权、谨守人道底线,维护人道尊严。审判者应当知晓,谁也逃不过历史的审判!

页面

订阅 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