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信仰自由

七十年来,越来越证明《世界人权宣言》是整个人类所有人所向往所希望得到的。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我们都没有理由不去努力达到《世界人权宣言》中所说的“共同标准”。如果还以各种理由来为自己没有达到甚至故意不去努力达到这个“共同标准”找借口,那一定是不得人心的。
中国文化的盛装舞步下,其实底蕴是江湖文化和痞子文化。个个都是精致的利已主义者,上下齐打小算盘,算计的最高境界,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中国精英大举溃逃,本质上是既得利益者们对文化和体制的集体排异,这的确是一场可以撼动国本的危机,这场危机的根本所在是:人财两空!
新疆正掀起一场狂风暴雨式的民族改造运动,名为决战“泛清真化”运动。此运动复辟文革模式,动用公权力资源,由权力系统内部表忠、站队、划类、清洗开始,一步步波及民间,淹漫全疆,吞噬全族,进而将一切不臣服于权力的势力彻底扫荡。这是一场准确意义上来说的灭族运动。
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已经对中国采取新的政策。美国向中国伸出了我们的手。我们希望,北京很快会以行动而不是言词作为回应,重新尊重美国。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建立在公平、对等和尊重我们主权的基础上之前,我们不会让步。
我希望未来没有人造反。你想想吧,在这个情形下,他们真的很愤怒。几十年了,忠于教廷、忠于教宗,这些人受很多苦。现在教廷说:“你们错了,你们到地上来吧。”这些人等于被教廷出卖了。全世界都是教会自己管,在中国,修院的董事会,一半是主教,一半是政府官员,很可笑。
即使是在具有充分人权保障的民主社会,也不能完全不考虑对少数民族的特殊保护。民族区域自治若能真正落实,对于控制移民、保护生态、维护本民族生活方式,延续文化传统和保护宗教信仰,是可以起到无法替代的作用的。
现行的中国宗教政策是放松信仰自由而限制宗教自由。这一政策的本质就是将信仰局限在私人领域,不让信仰借由公共生活形式而影响社会的公共生活。政治权力取消宗教自由的目的是功利性的,为了不让信仰影响社会公共生活,从而维护自身在社会公共生活里面的绝对控制。这政策恰恰成为了消灭真正信仰的致命手段。
中国在今天面临的根本危机是道德危机。这个危机不是表现为信仰与道德的真空,而是表现为信仰与道德变成精神废墟。具体地说,中国在今后以至于更长的一段时间内,最大的最根本的危机是与信仰与道德有关的精神危机。
最后一次跟曹牧师在长沙见面是他被捕前大概两三个月。他说缅甸佤邦那地方夜晚的星星非常漂亮。我是一个想看星星的人,而曹牧师更像一个种星星的人。我时常软弱得不行,可想着耶稣基督,特别是那些活出耶稣基督见证的人,其中就有曹三强牧师,我就又刚强起来了。
今天的暴共犹如暴秦一样,在不断地筑墙(如网络防火墙)的同时,又在不断地摧毁无形的长城。暴共效暴秦帝业子孙万世传的春秋大梦。然而,牠虽无暴秦的丰功伟业,却有暴秦的愚蠢。牠想御敌于城外,却必将亡于城内。

页面

订阅 信仰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