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策法规

New!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万万劳动者的“视同缴费工龄”,致其晚年因“工龄归零”而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之境。他们为此联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开其推行此政策的现行法律授权和法规依据的信息,但被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拒绝;2018年2月22日,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规定,接案后拖延不作为,致使本案无法上诉;联署代表从3月22日起通过北京诉讼热线多次向北京高级法院投诉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违法行为,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为此,他们向最高人民法院、...
New!
鉴于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对千人联署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予以拒绝,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开义务,但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程序规定,接案后两个多月至今不给出是否立案文书。值国际劳动节之际,这些因被政府非法剥夺工龄而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没有任何“社会保护”的劳动者,对政府剥夺劳动者养老社保权和北京二中院至今违法不立案行径发出强烈抗议。 “千人公民起诉团”五一抗议书 为此,国内外千人联名于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两次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寄发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冯正虎、徐佩玲、崔福芳、郑佩佩、范桂娟、戴中耀六名上海的诉讼当事人依法控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崔亚东、立案庭庭长张铮,依法追究其不服从中共中央依法治国的决定、违反法律与立案登记制、侵犯当事人诉权的违法责任,罢免其官职,要求其任职的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保障控告人的诉权,并向被侵权的当事人赔礼道歉。控告状说,根据冯正虎编著的《我要立案——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 5集)》文集的揭露,上海法院至少有207件既不立案又不裁定的案例,其中187件是发生于2015年5月1日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表明上海地方法院及法官违反法律及法院立案登记制的现象相当严重。 冯正虎等人控告上海高院院长崔亚东 【...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过时的部门规范性文件,非法剥夺有几十年工龄的劳动者的权益(将他们的工龄归零),致使众多退休者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绝境。因政府不依法律、不遵程序,在用尽所有办法申诉无果后,国内“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参与由海外各国华人退休权益协会主导的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权行为的全球华人联署签名。该投诉主旨表达了:中国社会保障部门用一个《复函》即“信件”就剥夺一个人工作几十年的工龄,剥夺一个人的退休权利,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地地道道的践踏人权行为!这是违反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及《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随后,他们还将再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权...
我们必须借助身体力行之公民精神,以永不放弃之抗争脚步,踏遍公权领域的每个角落,来揭示和丈量当今中国“依法治国”真相。
这不仅是对底层民众严重的次生灾害,有违起码的公平正义;更大危害在于,它会遮蔽政府责任,掩盖悲剧的真实原因,从而导致悲剧不断重演。任何一个有公共关怀、有责任心的公民,都决无可能容忍,必须旗帜鲜明地抨击和抵制。
党的“十九大”口号动人,句句辉煌,但无数老无所养、老无所医者生活好凄惨!青岛市南法院执法违法,公然对抗“依法治国”,判决政府部门以部门规范剥夺公民退休权利合法,将无数老年不仅要被排除于社会养老保障体系之外,更被排除于司法救济体系之外。这力证了今日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是假话;法律高于一切是空话;“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是欺世盗名的话。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依据早已被撤销的内务部(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过时复函,及其衍生出台的劳办发1995年104号复函和人办函(1998)101号等规范性文件,非法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权益,致使众多被劳教、劳改、开除、辞退、自行离职等职工,以及许多出国华人华侨,晚年因被非法“工龄归零”,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造成因政府侵权违法,拒不纠错而导致涉及海内外千家万户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这一灾难性事实。
不存在天然的“低端人口”,只有权利层面的“低端人口”、机会层面的“低端人口”。而权利和机会层面的“低端人口”,无不是政策和制度安排的结果。这种公然侵犯主权者,公然歧视、排斥自己的国民的政策和体制,显然与普世文明背道而驰。
中国的户口制度如同当初南非的种族歧视与隔离制,只有废除户口制度,数亿农民才可能得到身份解放,他们才能有自由,获得平等,成为真正公民,有尊严,有真正的人权。

页面

订阅 政策法规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