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不少港人,尤其是30岁以上的,到了此时此刻仍有一种错觉,以为香港还是与以前没太大的分别,虽不是民主体制,仍有着高水平的法治及基本人权和自由。事实是在过去一、两年间,中共已全面在港推行专制威权。即使还未恶劣至内地那样,但当下的香港肯定已与不少港人残留的印象有很大差距,只是不少人还不自知。 香港的确从没有全面实行民主,只是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才很慢地在立法机关引入选举,至现在为止,地区直选的议席也只是占一半,行政长官更只是由小圈子的选委会产生。但起码在这一代人的记忆中,香港也不能算是专制统治,因自二战之后,尤其是在70年代开始,港英殖民政府在香港逐步引入法治,由能维持社会秩序,...
搞反腐败应该有个交代,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央的反腐败是真正的反腐败,不是假的反腐败;是全面的反腐败,不是选择性反腐败;不是我想反谁的腐败,谁就腐败;我不想反谁的腐败,我就把他保护起来,就不承认,不认账,装聋作哑。我觉得,如果这样做那是人性丧尽。
我希望未来没有人造反。你想想吧,在这个情形下,他们真的很愤怒。几十年了,忠于教廷、忠于教宗,这些人受很多苦。现在教廷说:“你们错了,你们到地上来吧。”这些人等于被教廷出卖了。全世界都是教会自己管,在中国,修院的董事会,一半是主教,一半是政府官员,很可笑。
目前香港的民主派阵营最需要的是一个凝聚社会共识的政治纲领,也需要一个清晰的应对北京顽固派的有效策略。群众运动必然会呈现高潮和低谷交替的现象,但是如何推动民主高潮的再次出现并且通过民众的参与来巩固民主诉求的成果,则是当前香港民主派应该解决的课题。
寸土必争:在香港社会每一层面,只要领导层是由选举产生,支持民主的人士就要想方法透过选举胜出,扩大民主声音的话语权。支持民主人士要全民皆兵,老、中、青总动员,去抢夺位置。巧妙地把建制力量继续把持这些公民社会团体对香港民主法治的未来,构成的危机清楚展现出来,刺激公民积极投入选举,为改变带来契机。
在“鸟笼政治”中,在世界各地的民主运动中,重点不是修改宪法,台湾、印度和南韩都不是,宪法只是结果,不是手段,希望在体制外建立一个新的体制,来抗衡专制的统治。所以需要先写一个宪章,游戏规则不能跟随别人的,基本法是保障共产党的利益多于港人的利益,如果说要根据基本法来实现香港的民主,是不可能的,会输定。
面对中国的残暴镇压,香港不论独派派,还是泛民,都要做好应变的准备,避免全部成为被一网打尽。不要与中共硬拼,应该是保存实力,不要成立公开的组织,而是以个人联谊的性质,彼此联络,交换信息,相互打气,多交朋友,积蓄能量。
血的教训告诉我们:在当今,任何集权,不论是集于一人还是一两个机构,都是罪恶!因为历史上的大屠杀等反人类的罪恶都是在集权之后发生的。集权虽然可以干好事,但往往是干坏事的多。他表面的强悍是虚旺的,再加之其信仰的缺失,在足够强大的外界压力下,不排除其有崩溃的可能。
现在习主席「称帝」,在皇帝面前,特首成了奴才。俗语也说「伴君如伴虎」,林郑「半途出家」,亦有曾荫权的前车之鉴,既已选了投诚,相信这位四代特首,只能是一个诚惶诚恐的奴才。由董建华,曾荫权,梁振英至林郑月娥,每下愈况,令人更觉得普选特首的急切性。
和一般人常听到的争议与吵闹不同,所谓「遗忘六四」,不关心六四,以至反对「平反六四」的,不是年轻人;年纪愈大愈有「爱国情结」,就愈多人在是非黑白的判断上倾向中共;这些人盲目对中国乐观,包括连人权也乐观,因此要去说服的,并不是本土派、港独支持者,抑或年轻人,而是那些选择遗忘,选择亲共的老年人。

页面

订阅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