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八十年代的立法局,其誓词已改为简单的“本人必定维护香港法律,并且必定以立法局议员身份,忠诚而确实为香港市民效力,此誓。”;香港市民应该质问,为何97前的议会要宣誓为香港市民效力,如今却不需要?是香港市民大,还是什么“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大?
香港政情未来会怎样发展?有一批新人问政,自然会有新的思维与新的问政方式。然而目前立法会的结构性缺陷,例如功能界别的设置,非建制派始终无法取得多数,遑论进行根本性改革,所以不能忘记与街头抗争的结合,甚至采取一些有效手法给当政者较大的压力,力求有些微的进步。
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还在继续,作恶者仍逍遥法外而且继续施暴,人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知而不言的沉默、冷漠,仍在成为暴行的共谋!这沉默和冷漠必将被历史所记录,人类也正在为此付出代价。让我们再次发出马丁·路德·金的警告:“我们看到真相却一言不发之时,便是我们走向死亡之日。”
由当年的“开明中国”想象,到今天的“天朝中国”想象;由当年大叫“结束一党专政”,到今天的“香港前途自决”与“香港独立建国”;由当年关注建设民主中国,到今天只着眼中港区隔。香港人对中国认识越深,香港与中国越融合,年轻人却对中国越疏离……
记得有个大陆朋友这样对我说,现在香港有的大陆都有,唯一没有的就是政治禁书,他来香港就是一个目的,买书而已。正因为如此中共才处心积虑地要扼杀香港这个出版自由天堂。目前看来中共的打压是有成效的,但港人不能放弃,要相信最终自由还是会获得胜利。
没有真普选,没有民众的监督,官员和投靠官员的商人、学者,在选举中只有利益、有派系、有团伙,哪有党纪国法和良知?当局未公布辽宁贿选案涉及的金额,但财新网透露,中一集团前董事长李东齐行贿金额400多万元,即一席全国人大代表的“价值”已超过400万元。
2016年6月16日,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及创办人林荣基公开发声,披露他被中央专案组拘留8个月的恐怖经历。林荣基是铜锣湾书店股东及员工失踪事件的五名当事人之一。去年秋季,他们陆续失踪,之后被证实身处中国大陆并受有关当局控制。林荣基说,在此期间,他被提审近30次,不得聘请律师,2016年2月底凤凰卫视播放的其认罪片段是他在被当局逼迫下按照要求做的,“有导演,有台词”。 据林荣基在记者会上所述,他是在2015年10月24日过深圳海关时被拘留,翌日被戴上手铐、眼罩及鸭舌帽,乘了近14个小时的火车被带到宁波。其后约5个月,他被关在一个“大建筑物”中一个不到300平方英尺的房间内,被24小时看守。...
白皮书故意把不同时期藏人的不同主张混在一起,似乎藏人至今仍在要求中国政府从西藏“撤军”,除了欺瞒、蒙骗因信息封锁听不到藏人声音的中国境内各族民众,又能作何解释?!
台湾和美国人民为2016年的总统大选举行声势浩大的选前造势,媒体也争先恐后地跟进报道,就在此刻南亚大陆的流亡藏人也不甘落后,为2016年西藏流亡政府(现称藏人行政中央)最高政治领袖司政和议会议员选举摩拳擦掌。
要让香港分裂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违拗香港民意、激怒港民情绪。反之,要长久维持统一,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应香港民意、尊重港民权利,让香港人心悦诚服地拥护“一国两制”。

页面

订阅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