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选委会尽管仍然由大部分的劳工、商界所垄断,但专业界别才是指标。人才精英是香港的中流砥柱。选委会的选举结果,不仅影响下届特首的产生,而且也揭示了中产专业人士参与政治的趋向。
如今,我认为一个可取方案,就是泛民十大专业界别,每个界别的泛民选委,就着应该把票投给哪位最后能够成功入闸的候选人,还是投白票,进行业界内咨询和公投,用问卷调查或商讨日等方法,来决定该界别最终投票决定。
目前还不知道“宣誓风波”及反港独政治风潮会如何发酵,会发展到什么规模。但这股逆流不但有利梁振英连任,也极可能冲击香港的核心价值包括言论自由,造成长远的破坏。我们得做好准备,跟这股逆流全力抗争。
据观察,泛民阵营中倾向本土意识的议员势必增加,传统民主斗争目标会否向本土派目标倾斜,也是极有可能的。在合适的条件下,本土思潮基础衍生出来的新一波运动迟早会出现,问题是在反“港独”的既定氛围中,本土派如何演绎,还要拭目以待。
法治的完整性来自独立的司法和法院制度。这是公平审讯和程序公义的保证。在实施地方政府通过的法例时,同时确保国家机关根据国际法履行义务。独立的司法系统对公民权利的保障和保护,涵盖良好管治社会的多方面。
其实,中共近年的连串部署既然包藏撕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原则的祸心,港独言论、宣誓风波充其量是提早引爆其中的炸弹,并非制造炸弹。因此,指摘港独言论既无助发展民主,又不能煞停梁振英卖港媚共,与其如此,何不思考下香港民主的可行出路?何不尝试下不同的抗争途径?
香港人引以为荣、赖以生存的代议制度、司法独立,正在消失,梁振英连任特首的鼓乐已经奏响,香港沦为党天下的绝望感困扰着越来越多的港人。要与中共抗争,实在有需要多了解、借鉴中共的历史、斗争策略。
赵高最多是“自古以来”把眼前的鹿,说成是马,可不敢说鹿既可以是马,也可以是鹿。这种完全横蛮无理的态度,说明了中国连最基本的游戏规则也不遵守,年轻人根本不再想要“一国两制”或作为中国人。
如果人大“解释”《基本法》的权力是可以被扭曲地使用,这就会开了很坏的先例,我们牵涉公权的生活或商业权利都可以逐渐被夺走。
梁振英为达连任目的已是不择手段,肆意践踏香港立法、司法机构,肆意践踏民意,以满足某些中共官员的口味和要求。但天理昭昭,只要港人不放弃抗争,哪怕立法、司法一时受压,总有云开雾散之日,香港的民主、法治不会为梁振英陪葬,香港不会为梁振英陪葬。

页面

订阅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