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占中退场,并不等于放弃抗争,而只是转变抗争方式。争取真普选是一场持久战。像占中这种间接的公民抗命自有其特定的功用,但它极不适合持久战。我们必须转而采用其他的方式继续抗争。
面对香港社会种种撕裂矛盾﹐镇压噤声并非解决之道﹐负责任的政府必须正视这一代年青学子对普选的索求﹐你可以不同意他们的见解﹐但应以教育和沟通去疏导﹐而非漠视冷待﹐否则﹐将造成这一代人对政府更大的抗拒和离心。
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的律师刘晓原发帖讲述苏昌兰从被带走以来的案情:因在网络发表文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以寻衅滋事为由带走传唤、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的苏昌兰,其案在两次被检察院退回公安机关要求补充侦查后,于2015年11月13日被送交法院起诉;律师为其申请取保候审,但未获批准。 苏昌兰已被羁押一年三个月 刘晓原 苏昌兰已被羁押一年三个月:今天是1月27日,2014年10月27日,苏昌兰被辖区派出所以寻衅滋事为由传唤带走。当天,南海公安分局以她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2014年12月3日,南海公安分局以她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期间,律师多次申请会见,警方不准许。...
雨伞运动并没有白做,也非徒劳无功,最大的成就便是占领人心,充权人民,而醒觉了的群众再不需要政治代理人,抗争行动只会更即兴、直接、自发、无政府主义和更具震撼力,势必增加特区政府的管治困难。
固然,在给定的政治格局下,真普选的目标不可能一步到位,但我们并不是无能为力。当局的恶劣不需要再证明。我们需要证明的是,尽管当局那么恶劣,我们仍然可以把事情朝好的方向有所推进。
争民主以捍卫自由不仅是香港同胞的紧迫需要,也是大陆的出路所在。只有一个可被广泛接受的宪政解决方案,吸纳各族各地人民的同意,才能建立长久自由、繁荣和幸福的根基。
历史为香港人开了一个国际玩笑,香港政改方案,却成为历史上最少赞成票的政改方案,这无疑是对港府的极大嘲弄,也严重损害了中共的脸面。中联办企图使这次表决流产,继续拖延政改表决,以拖待变,结果弄巧成拙。
北京政府容让保守力量长期甚至永远享有政治特权,亦令香港社会内的改革力量因感到受长期压抑和压迫,从而产生对现制愈来愈强的抗拒感,亦造成与保守力量之间和与北京政府之间,愈来愈尖锐的矛盾。这种矛盾冲突就是香港社会陷入分裂的根源。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否定三权分立,表示“行政长官具有超然于行政、立法和司法三个机关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就是说中共透过行政长官,将权力凌驾于香港三权之上。
余文生律师于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抓捕,后被羁押99天,其间遭受酷刑,并患上疾病。为此,余文生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要求依法追究恶警冯盛名、韩超实施酷刑的刑事责任。 余文生对恶警酷刑的诉讼 刑事自诉状 自诉人:余文生,48岁,北京市人,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住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栋6门107室,电话13910033651。 委托代理人:梁小军,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1:冯盛名,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警察 被告人2:韩超,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警察 诉讼请求: 依法追究冯盛名、韩超刑讯逼供的罪行 事实和理由:...

页面

订阅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