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鲍朴(新世纪出版社) :关于记录的保存,在大陆有一个对比鲜明的例子。我们在做一本关于毛泽东的大饥荒的书,一位香港学者去了大陆几十个中央和省级的档案馆,在最贫穷的一些地区,他有本事找到小心翼翼保存下来的1960年的有关记录。在甘肃,有一套设法保存下来的用数码恢复的1960年的吃人记录:谁吃了谁,怎么吃的以及什么时候吃的。我们的书里有那个名册。因此,在大陆不同的是,至少在过去一切都是相当精心保存的,我不知道现在怎样,因为情况在变化中。他们只是要把它们保密而已,就是这样。虽然没有人可以获取这些记录,但它们是在那儿的。但现在,人们却是通过手机打电话,以便不要留下任何的书面记录。所以我想,...
我想说的主要有两点,这是根据我自己在管理一个环境政策智库和我在与大陆的决策者和政府官员——既有在北京中央当局的,也有地方当局的——一起工作中所学到的经验来说的。
也许大家都读过在危地马拉发生的这个故事。在1996年结束的长达36年的内战中,成千上万危地马拉人被国家秘密警察处决或失踪。多年来,人权工作者一直试图将那些应对暴行负责的人绳之以法,但他们没有做到,因为没有具体证据。2005年,在一家废弃的工厂里偶然发现了大量可以证明这些罪行的警方记录和档案。这家工厂过去实际上一直是秘密警察的弹药库。由于这一发现,后来才能对一些人实施逮捕,把一些凶手带上法庭——其中一些人实际上已经被关进监狱。 这就是档案的力量。如果没有档案,许多人权工作就无法开展。 我们所说的档案,指的是由某机构或个人建立起来的、作为公务行为结果的那些记录。重要的是,以此建立起来的档案,...
前面我们讨论过,如果我们有一个案件,是不是一定要让它在媒体上曝光。我认为曝光肯定是有用的,但关键是怎么做。在你做之前,你必须了解媒体的状况。香港的媒体环境是比较特殊的,因为它毗连中国大陆。基本上,有两个因素会影响到香港的媒体环境,一是大陆的审查制度,二是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出现。 大陆的审查制度造成了一个禁区,在大陆有些书不能印,有些问题传统媒体不能碰,所以这些材料就流到了香港。其实,这种情况过去25年里一直存在,而现在这一点已经更加清楚:到香港出版是大陆人可以做的一个选择。现在不同的是,10年前没有很多大陆人知道他们其实可以在香港出书,但现在人人都知道,如果他们在大陆不能出版的话,...
刘慧卿(香港立法会和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我觉得我们有机会聚在一起进行交流非常重要和有益。
我将与大家分享一些看法,这些看法不是从对更大的政治角度或专门对人权问题进行分析得来的,而是根据严重的社会问题,来自于自己从政治上和经济上观察中国的方法。
我认为可以这样说,法治或者对法治的渴望,是大陆和香港某种共同的东西。
中国是一个被政治学家们称之为有着许多“国家性质”问题的国家。这就是说,就其地域疆界或其成员来说,其“国家”本身的概念没有一个广泛的共识。有很多的例子:它们是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却不是百分之百地认同官方概念里的“中国”。我们都知道这指的是台湾、西藏、新疆、内蒙古以及在朝鲜、泰国和缅甸边境上的人口。香港和澳门是另外的例子——尽管其各具特色,但却一起构成中国的国家性质不稳定这一问题的例子。 在我看来,在这些不同的例子中,香港在某些方面对北京来说风险要小得多。显然,它地方很小,而且在经济上具有依赖性,没有那种现实的、尤其是台湾所拥有的分离的选择。西藏和新疆等地区也具有这种选择,尽管可能性微乎其微,...
彭剑 本文讲述了三鹿毒奶粉受害者在大陆法院陷入绝境,迫使其中一组原告向香港法院提起申诉的经过——虽未成功,却有创新意义 。 本案件在香港小额钱债审裁处申请索偿实属无奈之举。截至本案在香港审结之日止,在中国大陆对三鹿集团或其股东提起诉讼成功立案的只有五起,其馀的案件法院都不予立案、受理,而已经立案的案件至今仅有一起开庭审理,但各案至今尚未有宣判。因此在穷尽司法救济,且中国大陆法院严重司法不作为的情况下,只能选择香港小额钱债审裁处这个对恒天然有司法管辖权的司法机构进行申索。 我方於2010年4月8日协助四名三鹿奶粉受害者家属在香港小额钱债审裁处对恒天然品牌(中国)有限公司提起了申索,...
两位香港立法会议员就香港在促进中国大陆政治体制改革进程中起的作用发表看法。 中国人权: 何先生,我想请你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你是一位活跃的香港立法局议员,也是人权活跃人士。你建立了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目前你还组织参与了一项绝食活动。你能不能谈谈怎么建立起这个非政府组织的,这个组织的目的及其重点工作是什么 ? 何俊仁: 我是从关注中国的维权律师开始的,比如像高智晟。2006年,我通过一位记者的介绍在电话上和他交谈才有机会认识他的。他当时正好在举行绝食活动,抗议维权人士郭飞雄遭广东警方殴打,严重受伤一事。实际上,当时我密切关注中国的维权运动已经有几年了。我非常支持他的绝食抗议活动,并决定加入。...

页面

订阅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