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习近平的政治监狱,和崇祯皇帝的诏狱,几乎就是亲兄弟一样相似。人民被官逼民反了,不去解决人民的问题,只想着武力镇压。结果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小习对付香港人民的抗议,简直就是崇祯皇帝的思路。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反送中运动以来,除了公开出兵镇压以外,各种邪恶伎俩全部都出现了,使香港变成“”特别恐怖区」,习近平的假面具也就破功了。香港与美中贸易战串起来,已经成为习的死穴,党内其他派系让习来演独脚戏,他们只是围观。这场戏能演多久?
今年香港危机意外爆发,极大地牵制了中国高层的精力,北京当局进退失据,疲于应对。中共国内管控失效是内生性风险,《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生效,会从外部加速这个问题恶化,因而可能减少习近平打“统一台湾”这张牌的风险。
北京依靠着一些政客和不三不四的下流痞子来治理香港社会,疏离那些他们感觉无法完全控制的商业和文化界精英,更是无视数百万代表着香港未来的年轻人,将香港社会抛弃的“痈疽”示作它们的“宝贝”,这正是他们无法成功地治理香港的一个重要原因。
化州动乱为何会短时间内迫使政府让步,很重要的原因是,政府担心民间的集体抗争有传染性。为什么一个政府如此笨拙?根本原因就是习近平集大权于一手,习举棋不定时,底下的人要揣摸圣意,宁左勿右,结果搞出一个一个大头佛,最终还是要习近平去面对。
选举有力地表示香港人的政治意志和力量,但当权者如此冥顽不灵,不外教人必须抛开幻想,不懈努力抗争,和(理非)勇(武)分工合力,在制度内外,在街头在社区在国际,把握每个机会,捍卫核心价值,才有望逆转香港的沉沦。
香港选举结果说明了香港民心民意所向。香港选民以选票告诉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香港人民要民主不要专制,要“一国两制”不要“一国一制”,要自己选特首不要北京指派。对中共政权威胁最大的是,民主派的大胜可能会导致香港政治版图的改变,可能会削弱中共对特首选举的操控。
这次选举大胜,是香港民主派的和理非与勇武派大团结的胜利,他们围绕在对香港核心价值的要求与捍卫,那就是民主与法治。台湾的核心价值是民主与主权,台独与华独必须像香港民主派那样大团结,不去纠缠在国家名称上而是维护实质独立,以中华民国台湾为最大公约数。
香港的区议会选举成为变相公投,北京在香港的代理人和支持者遭到彻底惨败,将半年多的香港危机推向一个令习近平更难堪,也更无法收场的困局。习穷尽心力化解不了香港危机,反而导致港人几乎整体反叛。
《愿荣光归香港》这个歌出来之后,这是对北京来说很有破坏力的歌。他是一种港人身分认同。你把光荣归香港,就是把香港变成一种主体了。当政府出现不作为,或纵容一些人去攻击普通市民的时候,(抗争者)他们用对等的暴力,合乎比例的暴力,去阻止暴力发生,保护自己。

页面

订阅 香港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