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软禁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公民面对权利被公然剥夺的现实,如何捍卫自己的尊严,如何追讨回属于自己的权利,这的确是个必须迎应的课题。朱承志先生以自己的行动,行出了现代公民的典范,值得国人学习。
新极权体系集大成者的习近平已明白无遗地表明了其要做终身独裁者的奢望。为此我们大声疾呼,争取人权,这是全世界人类的共同愿望。人们只有在自己的天赋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的时候,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环境才有望得到改善。没有什么比人权对于我们更重要,更没有什么禁令能够阻止我们对人权的向往和渴望。
“捉放曹”的把戏早已是中共驾轻就熟惯玩的伎俩,当局让刘霞获得自由完全是迫于形势不得不作出的一点点让步,但这丝毫不表明当局有改善中国人权状況的任何意图,而是在与世界各国玩弄的一种绑架和释放人质的把戏。仅仅过了一天,秦永敏先生便被重判13年徒刑,这个判刑几乎就是要将其囚禁终生!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看起来法律已经不再是斗争舞台,而彻底成为权力的附庸。其实当局从来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发展到可以挑战一党制的程度,利用法律的维权运动当然也难以跳出中共设定的红线。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仍在进行。在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没有放弃,全世界关心中国自由尊严的人也没有放弃。退无可退,生死攸关。
今年6月1日,我前往一个饭店与刘霞秘密见面。我感到她当时处于严重的恐惧与焦虑当中。她的焦虑是对于中国政府是否会允许她自由出国旅行休养心中没底。更让我担心的是,她好像不时被一种强烈的恐惧感袭击。她会搂住我的脖子,低声说她不能回答我的一些问题。这让我想起2012年12月28日我们推开保安冲到她家里看望她时的那种惊恐和焦虑。
无论是奥斯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空椅子、中国的《零八宪章》、香港的刘晓波铜像;还有那些在中国各地因为海祭刘晓波而被抓捕的人们,都在向世界显明:刘晓波先生那可歌可泣的民主自由的精神将永被敬仰和传颂!
《DonaDona》,种族灭绝的代名词:几百万犹太人曾像一批批牛犊,听天由命,被带往屠宰场。人们啊,请听听这首歌的现在进行版,请允许我以刘霞的哭泣为它重新填词……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李文足在申请书中说,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的大堂退房时,北京石景山区的警察陆凯、李谷带人蜂拥而入,强行把她拽到一辆车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区八角中里的家,随后,有30多人守在她家楼下;她晚饭后出门去买水果时在小区门口被围住并被冲撞,报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几位朋友来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拦截,同时她家门被包括警察在内的四五个人死死顶住不让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带孩子出门遛弯儿也不得,遭到辱骂,并被威胁:“只要你们敢出来就弄死你们”。“709”...
4月13日,王峭岭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政府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她实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王峭岭在申请书中说,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东马圈镇瑞豪宾馆大堂退房时,被突然闯入的一群人围住,并被四五个彪形大汉暴力强行塞进一辆轿车,她强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阳区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证,但拒绝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据,也不出示文书;她被带到其北京居所社区外的街道上释放。王峭岭得知李文足还被关押在天津武清豆张庄派出所后,立即赶到天津武清豆张庄,当晚她们仍住在东马圈镇瑞豪宾馆,次日上午退房时,王峭岭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强行带回北京。“709”...
李文足既有智慧又勇敢,我们为她喝采。”“作为一个女性,她很坚强,充分表现了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道德在女性身上的体现。只有通过她这种行动才能让整个社会,包括国际社会继续关注这些被非法关押和迫害的律师。”“昔有孟姜女,今有李文足”。

页面

订阅 软禁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