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占中运动取得极大成功 中国人权 :一般观点认为,目前双方在抗议活动陷入了僵局:北京已经声称,永远不会撤回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8月31日决定,而学生则表示不会退出占中。 你对学生有什么建议,你认为如何才能走出僵局? 韩东方 :我认为占中运动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远远超出我在运动头几天的预期,因为北京确实听到了香港人的呐喊——不要对我说北京对此充耳不闻。他们肯定已经听到,而如何应对则是另外一个话题。 更重要的是,香港人听到了自己的呐喊。这对一场社会运动尤为重要。无论是否会出现改变,我们通常希望其他人,尤其是政府倾听我们的意见。而香港人从来没有用自己的行动为自己的事情,...
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将于2014年9月5日就拟给予 程海 律师停止执业一年的行政处罚举行听证会。谢燕益律师就此发出公告,呼吁各位律师同仁和公民同胞到现场参与听证或以其他方式声援程律师。谢律师说,“该案的结果关乎每一名律师的执业命运以及公民的权利尊严,如果任由官方为所欲为,律师执业前景堪忧,中国法治前景堪忧”,“今天你不站出来明天你或许就无法站出来”。 程海律师行政处罚听证公告 谢燕益 各位律师同仁公民同胞们:北京程海律师因代理丁家喜公民权利案以及采取有力行动促使律师非法年检考核制度几乎陷于破产失效状态,目前遭到北京市昌平司法局报复执法欲行政处罚停止执业一年。...
在这份紧急呼吁书中,律师 刘金滨 呼吁全国律协、检察机关及社会各界关注并制止焦作警方违法拘传辩护律师常玮平的行为。访民 许有臣 、 张小玉 夫妇因涉嫌刺死一名警察被刑事拘留后,常玮平律师于7月20日赶到焦作为其提供法律援助。7月21日,焦作警方要求常律师作为案件证人接受讯问,而不是安排他与当事人会面,遭到常的拒绝。据悉,警方在限制常律师人身自由七八个小时后,对他实施了强制拘传措施。呼吁书指出,要求辩护律师提供当事人相关案件的证词,违反了《刑诉法》和《律师法》关于律师保密义务的规定。刘呼吁全国律协和相关的省、市律协采取行动维护常的权利;...
在这篇文章中,律师 常玮平 讲述了遭焦作中站公安分局限制人身自由、侵害执业权利的经过。2014年7月21日上午,常玮平作为涉嫌故意杀人的访民 许有臣 、 张小玉 夫妇的辩护律师,要求焦作市看守所安排会见未果,常玮平随后前往办案机关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分局办理相关会见手续,公安局却要求常玮平提供对张小玉的证人证言,常以“辩护人对当事人的保密义务”拒绝,但警方一直试图迫使其作证,双方僵持至当天晚上10点40分,公安局送达《传唤证》。警方强制常玮平于7月22日凌晨接受长达三个半小时的讯问,并于当天上午提取了常玮平手机中所有的音视频资料。警方将常的身份确定为“证人”,表示其不宜再担任辩护人。...
2014年7月7日,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成员吕耿松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刑事拘留。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丁锡奎律师接受吕的家属委托担任其辩护律师。7月17日,丁律师前往杭州市看守所申请会见吕耿松,在经历了从看守所到二进公安局的大半天折腾后,他得到的是一纸《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上称“因吕耿松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可能泄露国家秘密或有碍调查”。中国民主党人陈树庆的这篇文章,讲述了丁申请会见受阻的前前后后。 吕耿松案律师会见受阻 陈树庆 中国民主党人、杰出的维权斗士吕耿松先生自2014年7月7号被杭州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
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对许志永的起诉书显示,要求“教育平权”和“财产公示”居然是构成指控新公民运动创办者许志永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要件。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起诉书 京一分检刑诉[2013]306号 被告人许志永,男,1973年3月2日出生于河南省民权县,汉族,身份号码:620102197303025316,研究生文化,北京邮电大学讲师……因涉嫌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于2013年7月16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刑事拘留,经本院批准,于同年8月2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 本案由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许志永涉嫌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132位律师发表"关于张军律师拒绝违法安检竟被非法拘留"的声明。签名律师中包括许多中国最活跃的维权律师。声明抗议11月27日张军律师在湖北省武汉市地方法院遭安全检查人员“动粗”。当时张军前往法院立案,他拒绝违法安检。事件发生后,他被拘留。 律师声明引用省级法院评论以及最高法院发布的规则,都明文规定对律师进出法院免于安全检查。 律师声明说,虽然已经有这些规定,但在地方法院违法对律师进行安检已呈常态。声明要求最高法院出面制止地方法院的这种做法。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关于张军律师拒绝违法安检竟被非法拘留"的声明 11月27日晚,各方面陆续传来信息:“今天上午11时许,...
中国人权:中共十八大已经结束,你对此有什么评论? 高文谦:中共十八大折腾了大半年,现在总算是谢幕了,所有的人大概都松了一口气, 中国人权 的这个中国政局观察系列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如何来评价中共十八大,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是党国体制,党盘踞在整个社会之上,垄断掌控一切。十八大的结果,不仅事关中国未来的走向,而且对世界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我是研究中共党史的,如何给十八大定位?我想,即便是从中共党史的角度来说,十八大在历史上的定位也将是非常负面的,可以与文革时期的中共九大有一比。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在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头,当政者又一次错失了机会,像九大一样逆历史潮流而动,...
严酷的考问 作爲八九运动的亲历者之一,六四大屠杀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一运动在我的内心深处并没有真正失败,即便在现实意义上失败了,也至多是悲壮的失败。相对于以实力暂时取胜的专制政权来说,八九运动在道义上具有长期优势,在我批评这一运动的时候,仍然怀有这样的坚信。
几十年来,观察中国问题的专家一直不看好会有一个有活力的中共反对派崛起,他们认为共产党的铁腕太严酷、政府的控制太严密,公民不可能组织起来。 但是,2011年初发生的一系列群体抗议事件,不仅让党,而且让全国都震惊了。原来名不见经传的城镇 乌坎 、 什邡 和 启东 变得家喻户晓,而且成了今后抗议活动的榜样。在这几起事件里,当局都因面对出乎预料的强大的民众愤怒,和运用网络和社交媒体、组织良好的反对派,而不得不做出让步。 2004年我第一次写关于抗议的文章,那时中共的喉舌刊物《瞭望》周刊报道说,中国在2003年发生了超过58,000起重大社会骚乱事件,参加人数超过300万,比2002年增加了15%。...

页面

订阅 法律制度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