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自辛亥革命百年来,中国宪政之所以屡屡受挫,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人民一直是被动的看客。百年历史沧桑充分证明,只有宪政才能救中国。要推动中国的社会和制度进步,根本动力在于民间。随着人民尊严意识的觉醒,中国的宪政时刻终将到来。
面对持续恶化的人权状况,中国人权律师绝不会退缩,将责无旁贷,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直面困难和挑战,像战士一样勇往直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精卫填海,子规啼血,纵风雨如磐,犹血荐轩辕,这是我们的主动选择,也是我们的宿命和使命!
四十寒暑,沧海桑田。几多希望,几多悲欢。文明兴废,转瞬之间。江湖沉沦,庙堂霸蛮。大地冰封,雾霾迷眼。种子未死,无奈冬眠。破土发芽,只待春暖。江河行地,日月经天。
人类发展到现代,发明了一种利用不公平贸易发大财的新形式。中美两国最近二十多年的关系中,显然是贪婪占据了主导地位;公平退居到次要的地位。民主自由正在输给独裁专制。这给两国的社会同样造成了危机,危机的程度已经到了不能不解决的时刻。如果继续下去,就是全人类的危机。
“只有在天足够黑的时候,你才能看到星星。”香港许多人还在为民主奋斗,并以非暴力的方式抵制北京日趋严厉的镇压行动。我们可能无法阻止威权主义的前进。但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至少减慢它的速度。
委内瑞拉等国的制宪教训证明,我们需要一种更为现实主义的宪法世界观。表面上看,对人性持怀疑态度的现实主义国家观似乎基础不够牢固,但那只是因为它排除了貌似稳定强大的绝对主义表象;恰好相反,这种宪法观因为更贴近人性现实而基础稳固,而其谨慎怀疑的态度则可帮助一个国家在立宪进程中避免无限权力的暗礁。
11月8日,湖南的尘肺病工人们再次聚集到深圳市政府。尘肺病工人们是不是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医疗保障权都得不到回应?这个问题在拷问当局,中国工人的人权底线到底在哪里?在当局驱离工人时,难道连最基本的生病健康的人权也得不到政府的关心了吗?
在第十七项立国原则中,美国建国先父们设立了权力制衡制度,在三权分立基础上进一步保障政府权力的制约与平衡,防范权力滥用导致错误和灾难。这些制衡并不是完美的,美国还是出现了很多权力扩张没有被制衡住的例子。但在过去的240年内,在大多数的时候,当美国遇到各种危机,威胁到宪政体制时,这些制衡机制就会启动,阻止这种侵权。
本次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是观察国际社会维护人权价值的能力和意愿的重要指标。联合国的公信力、人权理事会的合法性都将受到考验。有没有办法遏制中国政府在国内肆意地、大规模地压制人权的做法?对中国在联合国体系中的恶意操控、破坏规则,在境外侵蚀自由、侵犯人权的做法,是否继续无动于衷?
我儿子所做的是为无权、无钱、无能力的弱势群体建立了个平台,为他们发声,他做的是正义的。我儿子为弱势群体做事,受到当局打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只有剩下他一个,妻子离了,儿子跟母亲去了。我是他的母亲,我是医务工作者,我不忍心眼睁睁地看他受病魔的折磨而死在狱中。

页面

订阅 法律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