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在第十七项立国原则中,美国建国先父们设立了权力制衡制度,在三权分立基础上进一步保障政府权力的制约与平衡,防范权力滥用导致错误和灾难。这些制衡并不是完美的,美国还是出现了很多权力扩张没有被制衡住的例子。但在过去的240年内,在大多数的时候,当美国遇到各种危机,威胁到宪政体制时,这些制衡机制就会启动,阻止这种侵权。
本次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是观察国际社会维护人权价值的能力和意愿的重要指标。联合国的公信力、人权理事会的合法性都将受到考验。有没有办法遏制中国政府在国内肆意地、大规模地压制人权的做法?对中国在联合国体系中的恶意操控、破坏规则,在境外侵蚀自由、侵犯人权的做法,是否继续无动于衷?
我儿子所做的是为无权、无钱、无能力的弱势群体建立了个平台,为他们发声,他做的是正义的。我儿子为弱势群体做事,受到当局打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只有剩下他一个,妻子离了,儿子跟母亲去了。我是他的母亲,我是医务工作者,我不忍心眼睁睁地看他受病魔的折磨而死在狱中。
之所以现在开始这个争论,是因为贸易战针对的,就是两国体制和意识形态的根本矛盾。要想让共产党遵守公平的规矩,就必须打疼他。所谓的韬光养晦,不要忘记那韬中的箭,是可以随时射向敌人的。那敌人,正是被和平共处所欺骗的尼赫鲁们。
王全璋自2015年7月10日失踪,已经三年四个月了,严重超出规定的案件办理期限。律师会见王全璋却被你们法官设置了无法逾越的障碍!林崑、周虹,你们违法的行为必将在中国法治上留下耻辱的一笔。
据文章,1993年,作者刘小涛的妻子在贵州省黄果树风景区游玩时被突然袭来的大水冲走遇难,作者调查得知,此次大水是黄果树风景区管理处为接待中共最高层直接安排的来自香港和澳门的“减灾扶贫考察团”,为使瀑布更壮观、突然开闸放水而为;该事故至少造成八人遇难(四人姓名被公开)。虽然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认定该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并承诺要查清和处理责任者,但有关责任者不仅没有被追究责任,反而很快都升了官,责任单位、责任人及有关部门至今隐瞒真实情况与死亡人数。国内媒体对该事件的报道只偏重民事赔偿方面,对其刑事追责的诉求则进行淡化。25年来,为了爱妻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为了不再有人遭遇相同的厄运,...
责任单位、责任人草菅人命,一而再、再而三,多次给无数个家庭造成灾难与不幸的犯罪分子却得到了高官厚禄的奖赏,这是对无数冤魂的侮辱与亵渎,对正义与法律的嘲讽与践踏!我可以原谅,但要看到罪犯真诚的忏悔;我可以宽恕,但不容忍剥夺我宽恕的权利——必须把宽恕之权还给我!
(在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展望论坛的讲稿) 只有上帝才能预知未来——西谚 “当前,世情、国情、党情继续发生深刻变化”。他说,“我们面临的发展机遇和风险挑战前所未有。”——胡锦涛 中国的转型政治将在未来十年内拉开序幕,剧本尚未写就,也永远无法写就,孙黄未竟事业,端赖诸君身上。 一,知几知彰 社会是相当复杂的,人的智力也是有限的。很多时候,人能够观察到一些迹象,子曰:知几,其神乎?几者,动之微,君子见几而作,不终日。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刚。1867年,曾国藩和其幕僚赵烈文谈当时的清政权是,赵烈文认为清政府如抽心一烂,土崩瓦解,必不出50年,且不能偏安江南。事实上,固然不出50年。所谓天道有常,不为尧存...
强迫失踪在中国非常猖獗。从范冰冰到高智晟,从肖建华到王全璋,从小班禅到孟宏伟,从体制的受益者到反对者,从贪官到良心犯,没有任何人是安全的;连制造恐怖的作恶者也不例外。失踪人民共和国实际上就是恐惧人民共和国。
“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将原本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立法权夺走,让人大连作为“橡皮图章”的面子都荡然无存,这种做法本身就是对“依法治国”的颠覆和嘲弄。

页面

订阅 法律制度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