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信息公开

一个多月以来,中国多地发现非洲猪瘟。党国的作为,限于通过党媒发出安民布告,晓喻国民高枕无忧,但吃无妨。我们根本不知道应该向谁问责以及如何问责;我们更不知道应该如何向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问责。也许,所谓监督,所谓问责,本来无非就是一个梦。
究竟谁最有资格权衡债务减免的成本效益?宪法文本的正确答案显然是全国人大。任何一个关心民生的国家都应有的民主程序机制,因为任何预算方案都有机会成本,而具体的开支结构则取决于特定国家的人民在特定时期的需要。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万万劳动者的“视同缴费工龄”,致其晚年因“工龄归零”而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之境。他们为此联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开其推行此政策的现行法律授权和法规依据的信息,但被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拒绝;2018年2月22日,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规定,接案后拖延不作为,致使本案无法上诉;联署代表从3月22日起通过北京诉讼热线多次向北京高级法院投诉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违法行为,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为此,他们向最高人民法院、...
鉴于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对千人联署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予以拒绝,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开义务,但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程序规定,接案后两个多月至今不给出是否立案文书。值国际劳动节之际,这些因被政府非法剥夺工龄而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没有任何“社会保护”的劳动者,对政府剥夺劳动者养老社保权和北京二中院至今违法不立案行径发出强烈抗议。 “千人公民起诉团”五一抗议书 为此,国内外千人联名于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两次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寄发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得知余文生于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逮捕,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许艳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递寄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公开余文生入所时间、体检情况、是否患病及治疗、监室情况、管理制度、提审情况、使用手铐脚镣的情况等信息。余文生律师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顛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将其案件转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 ——余文生律师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4月20日,...
习近平对自己的密谋严加保密。在去年9月底召开政治局会议后,他只将修改宪法的任务交给了三名官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以及习近平的两名亲信栗战书和王沪宁。习利用速度、保密和恐吓,压制了党内外潜在的反对者,将整个过程置于共产党的严格控制之下,甚至在党内也几乎不允许辩论。
早在1993年河南省当局就已经知晓艾滋病病毒在献血员人群中广为流传了,但被蓄意隐瞒。更不能令人容忍的是,为了掩盖真相,河南省竟然将大面积流行的艾滋病,说成是感冒发烧的“无名热”。大批感染者在被当成感冒越治越重中死去。这种“非正常死亡”等于变相杀人的群体灭绝。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过时的部门规范性文件,非法剥夺有几十年工龄的劳动者的权益(将他们的工龄归零),致使众多退休者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绝境。因政府不依法律、不遵程序,在用尽所有办法申诉无果后,国内“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参与由海外各国华人退休权益协会主导的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权行为的全球华人联署签名。该投诉主旨表达了:中国社会保障部门用一个《复函》即“信件”就剥夺一个人工作几十年的工龄,剥夺一个人的退休权利,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地地道道的践踏人权行为!这是违反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及《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随后,他们还将再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权...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从2010年刘霞就告知监狱当局,晓波有肝病。七年当中,发生过什么?我们只知道刘霞遭遇日益沉重的压力,她的家人因她为晓波的呼吁而面临被罗织莫须有罪名遭判监的处境。在刘霞被迫妥协的年月里,晓波得到过诊断和治疗吗?如何直到晚期才被确诊?!

页面

订阅 政府信息公开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