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信息公开

New!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横行。这场瘟疫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它深刻地改变了历史,改变了人类生活。中国政府的瞒报和造假就给世界各国带来了不可挽回的巨大灾难。在这场全球性的大灾难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头号责任人。
李英之、查建国、林于斌等13名来自北京、福建、湖南、山东等省市的中国公民,就新冠病毒肺炎大爆发这场大灾难,向执政党及其政府发出公开呼吁,要求政府在清明节期间对此次疫难造成的全国死难者进行国家公祭,支持全国民众悼念死难者;国家领导人发表电视讲话深切哀悼死难者,慰问其亲属,抚恤其家庭,进行国家赔偿;国家领导人代表政府向全国人民致歉。呼吁书说,这次国难的代价是极其巨大的,还远未结束,教训是极其沉痛的,绝不能再演第二次,因此深刻总结经验教训是必须的,那首要的就是调查真相和追究责任。李文亮事件的调查结果,责任不应只落在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头上,要查出派出所的背后是谁,背后的背后是谁。呼吁书说这次疫难“...
2019年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武汉爆发,两个月内已波及全球。中国政府封锁疫情信息,封城封街,强制隔离,无数个人和家庭正在经历人道灾难。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撰文,质疑政府隐瞒疫情信息,希望惨重的代价能唤醒当局放开新闻自由,因为没有新闻自由,不仅民生多难,而且政府亦无信,更谈不上现代化的治理能力与体系。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 庚子年,短短的一个春节,九省通衢的武汉市就由一个繁华大都会迅速变成一座人间地狱。一场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袭击,转瞬间已导致近两千人命丧黄泉,有些家庭甚至满门尽亡。宣布的死亡数字是官方统计,可以肯定,尚有很多没赶上确诊就已经死去者不在其中。此外,武汉率先封城...
一个多月以来,中国多地发现非洲猪瘟。党国的作为,限于通过党媒发出安民布告,晓喻国民高枕无忧,但吃无妨。我们根本不知道应该向谁问责以及如何问责;我们更不知道应该如何向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问责。也许,所谓监督,所谓问责,本来无非就是一个梦。
究竟谁最有资格权衡债务减免的成本效益?宪法文本的正确答案显然是全国人大。任何一个关心民生的国家都应有的民主程序机制,因为任何预算方案都有机会成本,而具体的开支结构则取决于特定国家的人民在特定时期的需要。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万万劳动者的“视同缴费工龄”,致其晚年因“工龄归零”而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之境。他们为此联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开其推行此政策的现行法律授权和法规依据的信息,但被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拒绝;2018年2月22日,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规定,接案后拖延不作为,致使本案无法上诉;联署代表从3月22日起通过北京诉讼热线多次向北京高级法院投诉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违法行为,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为此,他们向最高人民法院、...
鉴于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对千人联署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予以拒绝,联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开义务,但二中院违反立案时限的程序规定,接案后两个多月至今不给出是否立案文书。值国际劳动节之际,这些因被政府非法剥夺工龄而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没有任何“社会保护”的劳动者,对政府剥夺劳动者养老社保权和北京二中院至今违法不立案行径发出强烈抗议。 “千人公民起诉团”五一抗议书 为此,国内外千人联名于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两次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寄发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书,得知余文生于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逮捕,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许艳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递寄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公开余文生入所时间、体检情况、是否患病及治疗、监室情况、管理制度、提审情况、使用手铐脚镣的情况等信息。余文生律师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顛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将其案件转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 ——余文生律师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4月20日,...
习近平对自己的密谋严加保密。在去年9月底召开政治局会议后,他只将修改宪法的任务交给了三名官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以及习近平的两名亲信栗战书和王沪宁。习利用速度、保密和恐吓,压制了党内外潜在的反对者,将整个过程置于共产党的严格控制之下,甚至在党内也几乎不允许辩论。
早在1993年河南省当局就已经知晓艾滋病病毒在献血员人群中广为流传了,但被蓄意隐瞒。更不能令人容忍的是,为了掩盖真相,河南省竟然将大面积流行的艾滋病,说成是感冒发烧的“无名热”。大批感染者在被当成感冒越治越重中死去。这种“非正常死亡”等于变相杀人的群体灭绝。

页面

订阅 政府信息公开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