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信息公开

习近平对自己的密谋严加保密。在去年9月底召开政治局会议后,他只将修改宪法的任务交给了三名官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以及习近平的两名亲信栗战书和王沪宁。习利用速度、保密和恐吓,压制了党内外潜在的反对者,将整个过程置于共产党的严格控制之下,甚至在党内也几乎不允许辩论。
早在1993年河南省当局就已经知晓艾滋病病毒在献血员人群中广为流传了,但被蓄意隐瞒。更不能令人容忍的是,为了掩盖真相,河南省竟然将大面积流行的艾滋病,说成是感冒发烧的“无名热”。大批感染者在被当成感冒越治越重中死去。这种“非正常死亡”等于变相杀人的群体灭绝。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过时的部门规范性文件,非法剥夺有几十年工龄的劳动者的权益(将他们的工龄归零),致使众多退休者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绝境。因政府不依法律、不遵程序,在用尽所有办法申诉无果后,国内“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参与由海外各国华人退休权益协会主导的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权行为的全球华人联署签名。该投诉主旨表达了:中国社会保障部门用一个《复函》即“信件”就剥夺一个人工作几十年的工龄,剥夺一个人的退休权利,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地地道道的践踏人权行为!这是违反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及《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随后,他们还将再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权...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从2010年刘霞就告知监狱当局,晓波有肝病。七年当中,发生过什么?我们只知道刘霞遭遇日益沉重的压力,她的家人因她为晓波的呼吁而面临被罗织莫须有罪名遭判监的处境。在刘霞被迫妥协的年月里,晓波得到过诊断和治疗吗?如何直到晚期才被确诊?!
王维林超越了时空。也许再过千百年,人类历经一次次劫后余生,又兜圈儿回到《山海经》时期。那时候,王维林如同挑战极权帝国的刑天,虽被砍掉头颅,失去了本来面目,却仍然当街屹立。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3∙31事件”揭开了“习新政”的法治画皮,说明其根本没有政治改革的意愿,甚至比前届政府更专制、更严酷。中共宣传的反腐、“中国梦”都只是巩固其权力的遮羞布,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赵家”的长治久安。
维权律师李和平自2015年 7月10日被不明身份人员从家中强制带离后一直下落不明,其妻王峭岭向法院提起第二份行政起诉状,状告公安机关在“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上的不作为。 行政起诉状 原告: 王峭岭,女,43岁,住大兴区亦庄开发区,电话: 被告:北京市公安局,地址:北京市前门东大街9号 负责人:王小洪 职务 局长 电话:010-85225050 案由:公安机关政府信息公开不作为 违法 诉讼请求: 判决撤销北京市公安局于2015年8月21日对原告作出的“市公安局(2015)第30号补告”《补正申请告知书》 判令被告依法对原告的四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做出答复。 事实和理由: 原告系李和平律师之妻。...
在维权活跃人士 曹顺利 逝世一周年之际, 中国人权 对她深表怀念和敬意。曹顺利因长期不懈地呼吁中国政府扩大施政的透明度,并要求公民参与国家人权进程的权利而遭受迫害,2014年3月,在被当局非法拘禁6个月之后,在北京309医院去世,享年52岁。曹顺利身患多种疾病,在被关押期间,当局拒绝给予她必要的治疗。 曹顺利毕业于北京大学,是法学硕士。在走上维权道路后,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利用中国的法律来要求政府问责以及要求公民知情权、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权的活动中。她从事的这些活动,标志着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公民们正在使用法律和其他和平手段去争取中国宪法及国际法所保护的基本人权。 “...
国内维权人士发出联署呼吁书,谴责中国政府迫害曹顺利并致其死亡,并提出以下要求: 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带走直到去世的详细经过; 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具体死亡原因及准确时间; 追究参与迫害并导致曹顺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责任人之刑事责任; 就迫害曹顺利女士致死一事向全国民众公开道歉。 关于严厉谴责中国政府将曹顺利女士迫害致死的紧急联署 2014年3月14日下午4时许,著名维权人士曹顺利在北京309医院去世。 曹顺利女士于2013年9月14日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带走,在失踪近一个月后,...

页面

订阅 政府信息公开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