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New!
余英时从没有乡愁,到晚年常说一句话:“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那丛林中的余府,后来竟门庭若市,访客络绎不绝,无论天涯海角,名士布衣;大陆从政府到学界,常常有各层级的人物希望造访余府,其间自然少不了安徽乃至故乡潜山的“父母官”们,竭尽全力邀请他衣锦还乡,却从未如愿。
New!
十月十日是我母亲逝世纪念日。母亲去世后,当局残酷地剥夺了我回家安葬母亲的基本人权,致使我对此而抱憾终生!值此母亲逝世五周年之日,特将五年前我在监狱时所写的一系列悼念母亲的书信文稿整理发表,以深情缅怀生养我的母亲。
New!
同名公号被屏蔽后,引起许多读者关切,还有人问资老师是否还活着。现在可以告慰诸君,我安然无恙,毛发未损。我原来懒得起别名,坐不改名立不改姓,就用实名。但是如今原来的同名公号被迫放弃,只得另起新名,以"斗室天下"为新公号名。再次祝贺中秋。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安宁和罗志峰仍在郑州过着他们被边缘化的生活,全中国像他们一样的人不知有多少,他们曾经努力去牺牲自自己,他们散落在全国各地,以其高傲的人生,为我们的时代挽回着最后的名誉。
以我对刘晓波了解,他实在又肯助人,行为低调又很执着,是个有思想敢担当的硬汉子。尽管我们交往不多,但我对他一直心存敬意:不畏权贵写作,为平民百姓奋笔疾书,他的文稿基本上都在海外的报刊杂志上发表,每篇文章均把问题说得透彻,阅后令人有激情、舒服、到位、文如其人的感觉。
陈卫、陈兵系同卵双胞胎兄弟,无论正面、背影、侧面、坐立行走的姿态甚至举手投足都一模一样。尽管各自成家,兄弟二人仍不由自主选择同样的装束,点同样口味的饭菜。最重要的,是这兄弟二人信奉同样的价值理念,有着心有灵犀的共同追求。
只是到了晚年,在一个新的体制之下,使得青年郭沫若颓然老了,真正的老了。他最为人诟病的是他的獨立人格的缺失,自由精神的消亡:是他的歌功颂德,谀毛媚上;是他的逢场作戏,紧跟风向。
早在学生年代,我就是他的粉丝,后来有幸成为他的朋友,但仍然是他坚定不移的粉丝。毫无疑问,沙叶新不仅贡献了杰出的戏剧作品,还贡献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就我而言,重要的不是表达人生无常的哀痛,而是要用心守护他的精神遗产。
读赵丹的交代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尤其令人难以忍受的是,他甚至还不得不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自己。在这样的交代的字里行间呈现出来的,不再是一个光彩夺目才华横溢的艺术家,而只是一个委琐、屈辱、无奈的囚犯。赵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日如年,就是以今天人们难以想象的方式消耗生命。
董琼瑶这一事件意义既非同寻常,更具有代表性。长江后浪推前浪,时间没有终止,勇士代代接力。1989年湖南三青年勇士敢向毛像执蛋泼墨,今天巾帼英雄做了同样的事。休言女子非男儿?谁云女子不英雄?!

页面

订阅 人物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