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如果可以,天水兄,我愿来替你受这罪;如果可以,天水兄,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换回你的生命;因为,中国更需要你!!!
与梁振英引入中共斗争政治、好勇斗狠而民怨沸腾相比,林郑不谈民主不谈港独、只谈经济只谈民生的策略更具欺骗性。所谓民生是最大政治只是中共帮闲文人所宣传的一套统治策略,连中共领导人也未敢如此自欺欺人。
陈西总共已经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向监狱内贡献了四分之一个世纪。这四分之一个世纪究竟会在我们国土上留下何种印记?上帝原谅我的无知,我并不知道。我只历历在目地记得,在他头颅上留下的道道沟壑,有些来自狱霸、有些来自管教、有些来自武警。若有人告诉我“天佑良人”,我愿相信,那必在天国和彼岸。
刘霞,本是一位将爱视为生命的性情女子,她并不关心政治,更没有野心,她只愿意将对刘晓波的爱融化在她的诗和画里面,不管刘晓波在监牢里,还是在监牢外,哪怕刘晓波获得了一位政治家最大的荣耀——诺贝尔和平奖,对她而言,刘晓波仍旧只是那个她挚爱的“傻瓜”。
我并没有亲自与天水先生打过交道,2005年他入狱之前,曾有朋友建议我前往南京拜访他,他们告诉我:“杨天水是一生必见之人。”那年12月25日那天夜晚,我走在川南小城长宁的街道上,电话那头传来朋友哽咽的声音:“小戎,天水被捕了……”
艾晓明令我敬佩的,不在于她所拥有的这些学位、头衔与奖项,而在于她以其独立、骨气、使命感、自由思想与批判精神,以其身体力行的生活方式,展现了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罕见的道德形象。
我对小凯抱有终生遗憾。小凯跟我说过,有什么办法把《牛鬼蛇神录》出一个大陆版。从那以后十几年,我大概接触了十几家出版社,这里也有出版社的朋友,拿过去看了复印稿都说好,三下两下最后都回来了——不敢出。所以一直到现在,小凯最重要的这本经济学之外的著作在中国大陆没有发布,我觉得很对不起小凯。
我终于自己来到妈妈的墓冢前。她孤零零地躺在这里,等了我整整12年。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理当依循风俗,年年清明来此祭扫,这是起码的人伦,可我却无法履行这一点点为人子的孝道。我跪在妈妈墓前深感罪责。妈妈呆在这里,是在守望她那海外的儿子,今天她终于等来了我,妈妈留在这里的理由已经消失。我要带她离去。对我自己而言,妈妈的那个墓冢一旦空了,我的牵挂也就消失了。中国再也没有我的家。
刘晓波不是“圣人”,而是一个凡人。许多天安门事件的参与者在“六四”後逃出了中国,我也是其中之一,而刘晓波却遭到了监禁,并为六四翻案和零八宪章付出了生命。1993年後,正是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刘霞,使刘晓波获得重生,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之无愧。
晓波的读书笔记中最让我们感动和受到启迪的是下面这段话:“人类必须有一个梦,这个梦要求我们在充满仇恨和歧视的困境中寻找爱和平等,正因为绝望,希望才给予我们。即便明天早晨地球定将毁灭,我们也要在今晚种下一株希望之树。在此意义上,信仰在灵魂中的扎根,需要一种‘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的近于决绝的生存勇气和意志决断。”这是晓波的思想走向成熟时的自我表白。

页面

订阅 人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