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侯多属毕业于四川大学历史系,分配回老家教师专,本来备受器重,却受北京学潮蛊惑,在上课时拍案而起,率一窝蜂之青涩学生,推倒被校长亲手闭锁的校门,上街示威,狂呼口号……
“这些人都是在为我们受难;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走在我们前面,我们就有可能要经受他们所经受的苦难。”子肃老师这次进去,相信他已经作好充分准备。六十二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求仁得仁,不是为了信念又能因为什么?
自毁锦绣前程,只因“冲冠一怒”;却不是“为红颜”,而是 “冲冠一怒为六四”。多年之后,他在接受采访时道:“当年好多热血男儿为保邓血染广场,可十三年后,老贼居然也举起了屠刀,杀戮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是可忍孰不可忍矣!”
亡魂们在天上奔腾,哽咽,似乎永无宁日。老威想:“六四已过去二十八年,保罗∙策兰写过:‘是时候了,石头也该开花了。’可中国的石头没开花,谁也不能对他和他们说安息。”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土木休克退休法官黄云敏,因为“煽动民族仇恨”罪,在最近成为一个热门的敏感话题。恕我直言,二哥这次的再次出事,与新疆特别是南疆的危机局势有关,与农三师的腐败和反腐败有关,与农三师领导班子刚刚大面积的调整有关。
“八九”民运“天安门三君子”之一的余志坚先生于2017年3月30日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病逝。后数日,我们收到廖亦武先生惠寄的这篇旧作(他在2006年对余志坚先生的采访),及对余先生的悼词。为纪念余先生,我们重新发表廖亦武先生这篇采访,并表达我们的哀悼!余志坚先生千古!
虽然我与江天勇律师只见过一面,但他的音容笑貌、人格魅力至今记忆犹新、让人钦佩,尤其是他这么多年来不畏强暴、虽遭受残酷殴打和监禁,但始终与中国的维权运动同呼吸、共命运,并经常出现在中国维权抗争的第一线,他的高尚人格、道德勇气、无畏精神,让人叹服和敬仰。
即使终于熬过了大自然的寒冬,等来了万物开始复苏的春天,但政治的寒冬仍令我们感到彻骨的寒冷。3月14日--又到了这个令人魂伤的日子!不知还有多少人在纪念她--2014年3月14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人权活动家曹顺利,直到她溘然长逝的那一刻,她都没能获得自由!
任何思想家在历史上都是过渡人物,除了春秋战国及民国期间,历史上绝大多数思想家迅速被世人淡忘,“一二·九”这一代知识分子尤甚。从顾准到何家栋,仿佛只是完成了一个从马列主义到民主觉醒再到传播民主的过程,而在世界思想史上他们寂静无声。这是那一代才华横溢而又生不逢时的知识分子共同的宿命。然则他们是我辈精神教父,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她不仅仅是一个独立纪录片导演,也不仅是一个学者,她是一个扛着纪录片,带着教授这样的头衔,在旷野上奔跑、呼喊的一个勇敢者。她从一个象牙之塔走出去,从女权主义问题,又发现法治问题、人权问题、民主问题,在这一路上奔跑,就是一路上往枪口上撞。

页面

订阅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