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其实改革都是在社会主义陷入危机的时候,掌权者离开这条道路另找出路的结果。出路是什么?就是把手松开,不要再垄断一切。现在政治改革为什么这么难呢?因为掌权者恋栈,不肯交权,其实主动交权不是坏事情。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就是想靠强大的军事和秘密警察的暴力“维稳”而被人民用暴力推翻的。因为归根到底是“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
在中国大陆争取自由、民主、人权的荆棘路上,跋涉着一批又一批杰出的女性人权捍卫者,她们--前仆后继,不管她们的身躯是多么的羸弱,但她们都有着强权压不弯的脊梁。为了捍卫人类与生俱来的尊严,为了争取每一个中国公民最基本的人权,她们,付出了自由乃至生命的代价。
他虽有雄才大略,但埋头实干、从经营好一个实体开始打下不错的经济基础;他虽个人天赋才干极高,但礼遇贤士、与人合作、以团队的力量实现法律维权的目标;他朴实无华、谦虚真挚,引来众多杰出人物与他同道以他为中心,他的确是位不可多得的帅才。
在南国做过11年教师的70后苏昌兰,被排挤出体制之后,又介入夫家当地出嫁女的土地维权,为当地所嫉恨,后来的南北奔波,行动及网络发声,所为不过是些关乎妇女、女孩及女婴权利,却屡屡遭受当局威胁、警告、传唤、软禁、拘押、殴打。此次因发声援香港占中贴被收监。
我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理论不应为政治服务,但可以研究政治,评论政治。如果谈到底线,我的底线就是六个字,“凭良心、讲真话”。真话不一定是真理,但假话一定不是真理。
我当场问了他们一个问题:“我去天安门广场,是受李铁映(政治局委员)和阎明复(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委托,劝说学生停止绝食,撤回学校。结果却被诬蔑为‘火上浇油’,还要处分。如果中央领导同志委托你们去做这件事,然后又要处分你们,你们能接受吗?”
別人的青春岁月有酸甜苦辣、更有活力奔放,而耿格从13岁起的岁月,是以无止尽的羞辱和难堪开展的。
另外还有一点更根本的,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党性不能容忍他的人性。打从《共产党宣言》问世,这个党就崇拜极端,崇尚暴力,它要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强制消灭一切阶级,实际上是消灭一切异己,把人们赶进“天堂”。在这个意义上,“左”是它的本质,尤其在中国这种专制主义传统很深的国家。
历史上,各种正确的原则、正义的事业,很少是单靠自身的说服力而自动获胜的。它们必须要有“人证”,需要有人倾心相与,必要时甚至甘愿为之献身。我们承认自我保存为正当。在残暴的高压下,有人放弃,有人退却,甚至有人屈服,我们可以理解,可以同情,或是可以原谅。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自我牺牲是伟大,对于那些在高压下的不屈不挠,我们必须致以最高的敬意。
1979年到1981年间三次推动中国改革的大好时机,都被胡乔木破坏了。当然,他之所以能够如愿以逞,深层的原因还是党内反改革力量的强大,特别是“一言堂”体制的决定性作用。

页面

订阅 人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