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事实上三中全会开过之后,党内的分歧就明朗化了。领导骨干的左倾故态迅速复萌,是促使邓小平左转的主要动力,这就是他为什么能来个180度的大转弯,从“两个不要”变成“四个坚持”的由来。邓小平四项原则讲话以后,各个地方闻风而动,一次席卷全国的左倾回潮形成了。
陈妈妈说,经常遇到有人问她:“你们儿子干什么工作的?”她总是理直气壮地回答:“我儿子是修路的,哪里的路不平,他就要去铲铲。”
法国人维克多先生是多个难民家庭的默默救助者,其中包括我的家庭。他也是记者无疆界组织的记者,负责东南亚的事务。他是我早想下笔铭记的人,但之前一直顾忌会给老先生进出中国平添麻烦;闻知其近况,我感到再不写他,将会成为心头永远之痛。
我觉得,如果不从毛泽东的桎梏下解放出来,中国不可能从泥坑里爬出来,真正走上现代化的大道。所谓解放思想,就是打破毛的枷锁,但是谁也不从正面提出这个问题。于是我就提出:要破除“现代迷信”,“现代迷信”就是毛泽东。
刘远东因为积极参与南方街头运动,并在其中起着中坚推动作用,在2013年初声援《南方周末》事件后不久,被广州公安以抽逃资金罪名抓捕。其后,落实下来的罪名,不出外界所料,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除去人种和民族的特色,其实只有一条路。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这个历史过程相应的,是人的解放,即从人身依附到人权的确立:每个人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除去人种和民族的特色,其实只有一条路。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这个历史过程相应的,是人的解放,即从人身依附到人权的确立:每个人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一个朴素得不能再朴素,一个老实得不能再老实,一个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农民,居然都要为驯化你而屡屡付出坐牢的代价,中国政府,中国执政党,你不该面壁思过,不该反思?难道真要等突然虚了脚而跌下万丈深渊的那一天?
我相信,对中国未来悲观的也好,乐观的也好,我们今日所尝试自由生活之种种,都在重塑中国特性:这个特性里,公民意识与自由色彩只会愈来愈重;毫无疑问,走向公民社会、走向自由,这是中国的一条不归路,就像许巍在《蓝莲花》里唱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地向往”;嘿,朋友们,我们且走着瞧吧。
那些为追求民主而努力的人们,并非世间悲剧,而是值得我们以为慰藉的荣耀袍泽。人世何其短暂,得失如瞬息鸿毛,唯不屈的信念和牺牲精神,可堪永存。

页面

订阅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