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哈耶克对人类思想的影响,可能会与孔子对中国人思想的影响一样深远而无孔不入。哈耶克指出,在一个自由经济中,游戏规则是公平的,输了的人无法不认输,因为市场是只看不见的手,无法抗拒它的惩罚,受罚人也无法责怪任何他人。而乌托邦主义制度却有只看得见的手来执行奖惩,失败者总会有办法找政府,抱怨奖罚不公平,或不合理。
蒋老坚持不懈,多年如一日,最后把他自己的一套私房都卖了来作这样的公益事业,帮助一九五七年受难者朋友将文章付诸印刷,为中国民主人权发声,所需费用他全部承担。他从不吹嘘自己,更不自封为什么“右派代言人”之类的称号,一直低调而默默地奉献着。
立人最早的时候,是做公民教育的,打着公民教育的招牌。但我发现我们不能做任何公民教育,在我还没有做任何公民教育的时候,政府就已经很烦我了。公民这个词已经被妖魔化了。学会阅读之后,人的成长你挡不住的。这个人自己学会看书了,你对他精心设防的东西,你发现他自己都突破了。
从晓辉的遭际可以看出——他那么天才,又那么自律、有毅力,内在地已经为未来的冲刺做好了准备,却被中途驱离了赛场——我们的时代并没有为容纳这样一个人做好准备。我们哀悼他,不仅有私人的情感,也是为这样一种没有实现的可能性而扼腕。安息了,晓辉,从此不再漂泊了。愿你在另一个世界,有书、有音乐、有电影、有亲人陪伴。
20世纪80年代末在中央统战部工作时,我曾干了一件自以为是的事儿。我一厢情愿地想将一些异见人士从“圈外”拉到“圈内”来,其中花心思最多的是方励之。桀骜不驯的方励之却并不领会我们对他的好意,在改旗易帜的路上越走越远,很快中国政局风云突变,方励之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刘宾雁是中国苦难大地上出现的一个奇迹。他是一个启示,一个精神秘密,一个我们至今尚未完全理解的典范,将生命、人格与文字融为一体。他的英勇和善良,如长夜里的双子星,照耀着我们的人生。刘宾雁就是这样一颗虽已陨落,但光芒依旧的明星,而且他离我们越远,这光芒就越明亮。
几千年来,在有皇帝和没皇帝的帝制时代;/ 我们总是在屠杀……总是在屠杀 / 我们自己最优秀的儿女。/把黑色的白还原为黑!/ 把白色的黑还原为白!/ 还中国以真实!!/ 还林昭以美丽!!!
你爸爸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很重视所谓历史使命,所谓社会责任。而书生又往往如儿童一般天真烂漫。“百无一用是书生”!“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人囊括了宇宙。”我想,当你爸爸与世长辞之后,给你留下的遗产,就是这些信札了。
王怡是一个克服了恐惧的人。如他在被捕之前所写的信仰抗命声明:他对一切社会政治的权势,不存畏惧之心。他的无所畏惧,不是要逞什么匹夫之勇,或表现什么英雄主义。而是源于他内心精神的强大,是他对极权专制主义的极度鄙视和他对自由主义精神原则绝不打折扣的坚持。
一个毕生孟浪的诗人走了,我们内心里那堵千疮百孔的泥墙又掉落了一块,还要更加用力地咬起牙来,撑一撑寒冬里自己肉身上的苦山水。死与生,正有着这种微妙的辩证。愿孟浪安栖。

页面

订阅 人物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